《特战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五章:狗

返回目录
    东城无敌和白占方相互对视了一眼。

    对于王圣宵的出现,他们并不意外,事实上这次的会议焦点很多,无论是谁出现在他们面前,都是可以理解的。

    李天澜的入职和新集团的崛起当真已经撼动了整个中洲的局势,也因此,这次大选的局面极为复杂,每个集团都有自己的诉求。

    在这方面,豪门集团和新集团却相当于是真正的无欲则刚。

    新集团要保证的是自己可以正式的出现在议会中,并且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一点目前看来难度并不算大。

    吴正敏成为理事,白清浅进入议会,这个目标几乎就已经完成了大半。

    其他的倒也不是没有很敏感的位置,但是这些位置,远远算不上是焦点。

    而豪门集团目前依旧是在忙着洗牌。

    随着李天澜和新集团存在感越来越强,豪门集团的三大支柱豪门已经逐渐没了耐心,完全是一副迫不及待想要甩掉身上包袱的姿态。

    他们在这次大选中只需要保证东城无敌继续呆在现在的位置上,然后把白清朝也推进议会。

    其他的,都是可以交易,或者说是可以损失的。

    这些目标都在这之前就已经差不多完成了。

    换句话说,现在无论是豪门集团还是新集团,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

    两个没有需求却有着巨大能量的集团,自然会成为所有人拉拢的对象。

    “我去见几个老伙计,你们聊吧。”

    白占方看着王圣宵笑了笑,自顾自的离开。

    王圣宵对着白占方微微躬身,然后继续看着东城无敌,眼神很诚恳。

    “边走边说。”

    东城无敌看了他一眼,缓缓道。

    “部长请。”

    王圣宵姿态很低。

    东城无敌笑了笑,声音平静道:“你想谈什么?”

    “我想知道您对今天这场会议怎么看。”

    王圣宵略微沉吟,沉声问道。

    “怎么看...”

    东城无敌笑了起来:“当然是坐着看啊。”

    王圣宵有些无奈,他担任北海王氏的族长时间也不算短了,但每次跟这些老狐狸,尤其是集团之外的老狐狸打交道,都有些力不从心。

    东城无敌是君人,性格相对耿直,做事极为直接,没有太多弯弯绕绕,严格来说算不上是老狐狸,但绝对堪称是资历极深的老油条了。

    在议会上一些极为微妙的交锋中,他或许反应有些慢,但绝对不是傻子,想忽悠他上当完全是痴人说梦。

    所以王圣宵选择有话直说。

    “李华成议长的态度很坚决,他选择了支持东皇宫。

    太子集团想要打天南的主意,短期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王圣宵慢慢的说着:“所以,这次的会议,这么好的机会,太子集团肯定会把矛头对准北海王氏,对准北海行省。

    部长,现在北海王氏压力很大,我希望可以得到你的支持。”

    “能有什么压力?”

    东城无敌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北海行省如果没问题的话,谁也奈何不了你们,要相信议会。”

    这句官腔可以说是极为标准。

    王圣宵也不恼怒,只是笑了笑:“帝兵山在北海数百年,北海王氏,有自己的生存逻辑。

    事实上部长应该很清楚,北海行省的体质是相对特殊的,对手如果想要针对北海行省,根本不可能找到经济漏洞。

    但有些问题,事关原则。”

    “你们损害议会的利益了?”

    东城无敌看了看王圣宵。

    “这倒没有。”

    王圣宵摇摇头,坦然道:“但是有些事情,不好解释。

    二叔背叛了帝兵山,这是北海王氏的耻辱,他很了解生养他的家族,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们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我帮不了你。”东城无敌摇摇头:“我大致可以理解北海王氏的做法。但东城家族同样也有东城家族的生存逻辑。

    我能告诉你的是,这次的会议,我们不会帮你,但也不会帮助王逍遥。

    如果王逍遥找我的话,这句话我同样也会告诉他。

    所以,今天你们随意就好,玩的开心。”

    玩得开心...

    王圣宵眯了眯眼睛,轻声道:“部长难道没有想过东皇宫的性质?时至今日,东皇宫和北海王氏的性质太相似了。

    马思就是议长埋在天南的伏笔,如果北海王氏难以支撑的话,下一个面对议会压力的,肯定会是天南。

    现在北海王氏的处境确实不好,但同样也可以理解为我们是站在天南前面,帮助东皇宫在分担压力。

    这样的情况下,我原以为我们会有一些默契的。”

    “什么默契?”

    东城无敌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有些冰冷:“你组建联盟的时候,怎么没想过默契?

    你们围攻天澜的时候,怎么没想过默契?

    所以什么是默契?

    这东西,不是你处在劣势的时候才有,你觉得你有优势的时候就没有了。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说是吧?”

    东城无敌脚步不停,继续道:“你们敢杀天澜,自然有着天澜死后依旧能稳住局面的底气。

    而这样的底气,我们同样也有。

    北海王氏死了,我们照样能稳住局面。

    王天纵现在情况不明你们都敢赌。

    现在天澜还站在明面上,哪怕他是重伤在身,但能杀死李狂徒的实力,也足够说明问题了。”

    “组建联盟...”

    王圣宵的表情淡了一些:“说起来其实是李狂徒的逼迫,不过说这些没有意义。

    围攻李天澜,和寻求您的支持其实并不矛盾,还是那句话,北海王氏有自己的生存逻辑。”

    “不谈了,好吧?”

    &n...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nbsp;  东城无敌笑着摆摆手:“话不投机,我的注意不变,你好自为之。”

    他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我自然没打算让您白白帮忙。”

    王圣宵站在原地没动,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我一直认为,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您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付出什么换取您的支持么?”

    “哦?”

    东城无敌停下来,转身看着王圣宵:“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华亭。”

    王圣宵看着东城无敌的眼睛:“整个华亭,您有兴趣么?”

    ......

    “会议还没开始,外面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啊。”

    办公室里,李华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华正阳,语气轻松。

    华正阳坐在李华成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却有些游离。

    他的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在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别看了。”

    李华成摇摇头:“你等的电话,不会有的。”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白,随即苦笑起来:“我想不通,他也只是退一步而已,级别是不变的,难道退这一步,比不上王逍遥的野心?”

    李华成看着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华正阳在等文思远的电话。

    或者说,是在等北海王氏的电话。

    北海王氏目前需要支持,需要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华正阳是抱着很大希望在等待的。

    他和文思远的内阁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如今这场会议,同样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如果北海王氏为了拉拢学院,而让文思远退一步的话,他执掌内阁最后的一点阻力都会消失不见,文思远同样可以成为理事,然后接替他现在的位置。

    级别一样的两个位置自然是有差距的。

    但是从北海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退一步,也完全值得。

    所以这个电话华正阳从昨天就开始在等。

    一直等到现在,他的手机依旧是一片沉寂。

    “他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李华成轻声道,他的语气很柔和:“这次,要委屈你了。”

    “我明白了。”

    华正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深深呼吸了一口,苦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你失望,但这次不上去,未必就是坏事。”

    李华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五年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再看看。”

    华正阳脸色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

    大气的有些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缓缓进入了隐龙海。

    胡搅蛮缠耍赖一样抱着李天澜胳膊的秦微白几乎是生拉硬拽的把李天澜从停车场拽到了会议室门前。

    李天澜的表情有些麻木。

    秦微白笑颜如花。

    这奇特的一幕让散落在会议室附近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一点五十分。

    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理事们,议员们,一些已经淡出视野的老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进行着会前的交流。

    亲密的挽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轻微的交流声也彻底消失了。

    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各异。

    东城无敌,白占方,邹木林愣了一下,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正在跟几名议员交流的周云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脸色严肃似乎在做战前动员的郭闻天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

    他的视线聚焦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本笑眯眯的王逍遥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情绪。

    有茫然,有错愕,有愤怒,有迟疑,有阴森,有痛苦。

    他的嘴巴动了动,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李天澜和秦微白面前。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看着王逍遥,面无表情。

    王逍遥却根本没看他。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微白,声音嘶哑:“你...你们...”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逍遥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足足过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冲着李天澜伸出手,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陛下,恭喜你入职。”

    “谢谢。”

    李天澜伸出手跟王逍遥握在一起。

    “那么...”

    王逍遥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已经猛地握住了王逍遥的手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巨大的力量让王逍遥的身体瞬间失衡。

    他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剧烈的疼痛已经直接在胸腹间传遍全身。

    狂暴的力量震荡着他全身上下的血液和骨骼。

    大脑一片文明。

    鲜血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从身体表面崩飞出来,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鲜血从他的身上,从他的嘴巴里,从他的鼻孔,眼睛,耳朵里同时喷了出来。

    王逍遥的身体飞了起来。

    带着喷洒的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枚失控的炮弹,直接被李天澜一脚踹飞出去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咔嚓...

    白色大理石的栏杆被王逍遥生生撞断,他的身体带着崩飞的碎石和鲜血,重重的砸在进了会议室外的小池塘里。

    鱼群涌动,涟漪扩散。

    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只有王圣宵第一时间出现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的王逍遥笑了起来:“二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啊。”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