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媳妇是小黑兔

返回目录
    杨老二家的羊把街上拉的到处都是,于敬亭走路横冲直撞不看路。

    “看着点呀!”穗子怕他踩“雷”,伸手牵着他。

    牵手被王翠花看到了,合不拢嘴。

    早晨穗子还抹眼泪呢,下午手拉手有说有笑?

    “四婶,你看啥呢?”杨老二问。

    跳大神的直勾勾看空气,俩眼呆滞,太吓人了!看到啥这表情啊!!!

    小两口被柴火垛挡着了,杨老二那个视角,就是空气。

    王翠花趁着杨老二不注意,朝鸡圈里飞快地瞥了眼。

    掐指算了算,指着鸡窝的方向说道:

    “老仙儿说那有俩不干净的,拿来吧你!”

    杨老二哆哆嗦嗦地走到鸡窝前一看,吓坏了。

    “有俩鸡蛋?”怕不是被啥附体了,所以四婶说不干净?!

    “这俩给我,再下蛋就是正常的。”

    杨老二满眼崇拜。

    “四婶就是厉害,不看鸡圈就知道有俩不干净的,老仙儿说来就来——刚不是说送走了?”

    王翠花揣着俩鸡蛋,心说上面还有鸡粑粑和泥,可不就是不干净?

    给儿媳妇煮一个,给闺女蒸一个,刚好够。

    王翠花看小两口鬼鬼祟祟的,不会找村长闹离婚吧?不行,她得跟着看看。

    村长烤好土豆,小酒倒上了,还没整一口,于敬亭跟土匪似的冲进来,二话不说拎着他就从后门出来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逃荒呢。

    “大爷,你没吃呢?”

    “刚烤个土豆你俩就窜进来了。”

    “晚上我给你送苞米饼子,我妈手艺都教给我了。”

    村长表情变了。

    早些年村里闹粮荒,他快饿死了。穗子娘送了俩玉米饼子,这才活下来。

    村长不傻,听穗子说苞米饼子猜她跟自己要人情呢。

    “穗子,是不是铁根欺负你了?”村长踹于敬亭,“穗子这么好的姑娘,你欺负她我不同意!”

    “他对我可好了,是别人看不得我们好......”

    穗子把来龙去脉讲了,村长脑瓜子大三圈。

    “大爷帮你说说,可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你后妈那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穗子料到会是这样。

    村里纠纷不报警,请德高望重的出来调节。

    离得这么近,把村长越过去报警,以后不大方便,礼数必须做齐。

    村长这个人倒是还行,就是有点圆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太想管这事。

    “大爷,我爸看到我就打,我这怀了孩子不敢进去。他把玻璃都砸碎了。”

    于敬亭眼睛瞪那么大,小兔子似的媳妇也会瞪眼说瞎话!不是小白兔,是小黑兔!

    “那你让大爷咋办?”

    “您替我传个话,告诉那黑心娘俩,想平这事儿,柳腊梅今年工分算我头上,王芬芳的工分给我婆婆一半。”

    村长倒吸一口气,真敢说啊!

    “穗子,你提的有点多?”

    按着穗子这种要法,陈家天天喝稀的才堪堪吃饱,一点不剩!

    “我儿子差点让她给弄没了,提点要求怎么了?”于敬亭插嘴。

    “她为啥对你下这么狠的手?我记得你俩之前处的还行啊?”

    穗子看了眼于敬亭,把村长拽一边,嘀嘀咕咕。

    于敬亭心里痒痒,想偷听,穗子抬头无声地做了个口型:上炕!

    于敬亭转身踢石头玩,不让听就不听,啥大不了的!

    炕是要上的,天王老子都拦不住他!

    “啥?!太不像话!”村长声音拔高,情绪挺激动,“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能撒谎?大爷回去问问你儿子就知道了。”

    “我找她们去,当初就不该让她们娘俩进咱们村,搅和的乌烟瘴气的!”

    村长健步如飞,朝着老陈家去了。

    “媳妇,你跟他说啥了,咋气成这样?”于敬亭好奇。

    村长之前还有点想和稀泥,穗子说的悄悄话,让村长改变态度。

    “秘密!你表现好才告诉你。”穗子朝着婆家方向走。

    要粮什么的都是虚的,她要让柳腊梅在杨家屯待不下去。

    于敬亭屁颠屁颠的跟着。

    “你告诉我呗?别走那么快,小心地滑摔了儿子!”

    “张口闭口儿子,重男轻女?”穗子停下。

    “你在医院不也喊儿子吗?”

    “那是为了吸引你才喊的,你果然上钩了。”

    于敬亭喘粗气,这女人不讲理!她说就行,他说就不行了?!

    “女孩也好,头胎女孩还能再要一个,俩孩子多热闹。”

    “再生个女儿呢?嫌我不能生儿子,我给你腾地方再娶一个,这个你拿回去,村里那么多女孩,你拿钱挑个保生儿子的。”

    穗子把二百块钱掏出来,塞他手里。

    于敬亭头皮都麻了。

    他每天都在村口跟人吹牛逼,听别人媳妇怀孕都叫儿子,他就学会了,就是个称呼,没别的意思,媳妇为啥发火了?

    后脑勺一阵凉风,一只黑色布鞋贴着他飞了过来。

    这感觉太熟悉,从小被揍到大,不用回头都知道娘来了。

    王翠花单脚蹦过来,拽着穗子的手,没穿鞋的脚踹于敬亭。

    “我在后面都听到了,咋的,没皇帝命还沾了皇帝病?不是儿子不行?”

    “没有啊!!!”于敬亭冤沉海底,他不是那么想的啊!

    明儿去村口,揍那几个一口一个儿子的,都是他们起头喊,害的他不受待见!

    “穗子,娘给你撑腰,他再胡咧咧就揍他!你不敢找我打!”

    王翠花蹦跶着捡鞋。

    于敬亭对着穗子瞪眼,行啊,会告状了?

    他看不见他娘,她那角度能看到,这不就是让老娘骂他的嘛!

    穗子嘟嘴,于敬亭看俩桃花瓣粉嘟嘟的唇瓣,舔嘴角,要不是老娘在,他马上啃过去!

    “你能娶穗子都是烧高香,还敢挑?闺女小子都一样,老赵家生俩儿子却把亲爹饿死了!老王头四个闺女孝顺,谁不羡慕?命里有啥就是啥,啥人啥命天注定,知道不?”

    穗子感激地看婆婆,这年代婆婆有这种思想的可不多啊。

    “我没觉得女儿不好——哎,说不清了。”于敬亭赌气给了自己一巴掌,“我以后不叫了,穗子生个蛋我都高兴。”

    “你搁那拍蚊子呢?使劲打,打肿你个不要大脸气媳妇的!”

    王翠花骂了儿子,低头看到他握着二百块钱。

    “咦?”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