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李有财是个无恶不作的人

返回目录
    穗子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恨意如潮水般涌来。

    李有财戴了副金边眼镜,斯文的长相与中专生的高学历,吸引了村里好多少女的芳心。

    李有财能考上中专,是因为他抄了穗子最后一道题。

    他一直问穗子要答案。

    穗子想着他家里条件困难,父亲瘫痪母亲一个人撑着家,吃了上顿没下顿,同情他给他抄了一道题。

    俩人一起考上中专。

    穗子对李有财恩重如山,可李有财恩将仇报。

    前世穗子流产后跑到关外做生意,她头脑转的快,赚了不少钱。

    地头蛇看她是外地人,又是个无依无靠的单身女人,总找她麻烦,报警都没用。

    正在她考虑结束生意换地方发展时,李有财出现了。

    他说他在老家被人陷害坐了几年牢,没办法在老家待了,想出来发展,穗子也是走投无路,俩人就合伙做生意。

    李有财入股后,不再有人捣乱了,穗子的生意越做越大。

    李有财趁机跟她表白,被穗子拒绝后,他表面上说还是朋友,背地里却向外散播消息,说他和穗子是情侣,暗中模仿穗子写字,还交了个跑保险的女朋友。

    穗子看他有女朋友,以为他对自己死心了,李有财带着保险女过来,让她买了一份天价意外险,穗子只当他是想帮女朋友冲业绩就买了。

    公司组织爬山,李有财把穗子骗到没人的地方,凶相毕露,穗子才知道自己引狼入室了。

    原来李有财在她还读书时就看上她了,她身边发生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都是他鼓捣出来的,穗子屡次拒绝他的求爱,他因爱生恨,最终痛下杀手。

    不仅推穗子害她摔死,还模仿她的笔迹写了遗书,俩人一起开公司,她的私人印章他也很容易就拿到了。

    这恩将仇报的恶人,不仅害了她的命,夺了她的财产,还把她的骨灰做成手串埋在于家祖宅的墙里,用八卦锁魂盒镇着。

    穗子这么多年一直后悔反思,后悔自己认人不清,没有看清恶人的真面目,农夫和蛇就是她和李有财的真实写照。

    她重生回来,没有一刻忘记对他的仇恨,听到这个令人作呕的名字都想吐,看到本人后,这种反胃的感觉越发强烈。

    穗子的指甲陷入掌心,刺痛将她从回忆里拽了出来。

    “穗子!你还好吗?”李有财用近乎贪婪的眼神看着穗子。

    “还行。”穗子垂下眼,压住挠他的冲动。

    却没看到,对面的那个男人,也是双拳紧握,满脸的克制。

    李有财此刻非常想将这个让他魂萦梦绕的女人抱在怀里,但他此刻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用贪婪的眼神看着她。

    穗子这会还是胖胖的,比不上瘦下来好看——没关系,只要她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他有很多办法让她变得漂亮起来。

    李有财的眼神越发灼热,一开口竟是饱含渴望的低哑,怕她看出来,他忙清清嗓子。

    “穗子,于敬亭是不是打你了?你要流掉他的孩子,他不会放过你的吧?你不要怕,有困难可以来找我,无论你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帮你的!”

    穗子惊讶地抬头,李有财怎么会说这种话?

    这个男人就跟蛇一样阴暗,当面人背地鬼,即便是对她有意思,也只会用见不得人的手段背地里捅咕,绝不会直白地说出来。

    前世穗子流产后根本没机会跟他见面,他今天的表现,太过反常了,穗子提高了警惕,装作难为情地低头。

    “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又不熟......”

    李有财这才想起来,穗子是个胆儿小的女人,他的举动唐突了。

    “于敬亭他不是个好人,他知道你要流产时,满村嚷嚷着要打死你,我担心你才——毕竟我们是同学。”

    穗子的睫毛闪闪,伴随着恶心的,还有一阵恶寒。

    他擅长用这样正派的口吻说话,看着是个正大光明,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小动作。

    “谢谢你‘关心’我。”穗子说完就不再说话了。

    俩人之间看似淡如水的交谈,暗地却是波涛汹涌。

    穗子一直低着头,李有财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猜这个姑娘是吓坏了,为了让她更害怕于家,他决定加把柴。

    “穗子,于敬亭的爷爷就是占山为王的胡子,他家祖传三代脾气都不好,如果遇到了威胁到你的安全,甚至是生命的事,一定要告诉村里啊。”

    穗子的肩膀缩了下,李有财以为自己吓唬成功了,毕竟她胆儿小。

    她却抬起头,用一种让他摸不透的声音说道:

    “上一辈的事我不太记得,不过我记得,你爷爷和你爸爸都是入赘的?”

    李家祖传三代吃软饭,李有财虽然没有得到穗子的人,却用卑鄙的手段抢了她的财产,这样祖传吃软饭的人竟然嘲笑于家,穗子觉得好笑至极。

    “我,我——”李有财一时语噎。

    他想了那么多要得到她的手段,却被她一句打乱了节奏,不知说什么。

    毕竟他家长辈祖传吃软饭的事儿,不那么光彩。

    “你不是在高中当老师吗,怎么无缘无故的回老家了?”穗子又丢出一个灵魂问题,李有财再次语噎。

    李有财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了高中当老师,没半年就被人开除了,他自己对外说是遇到了不公正待遇,被有关系的顶了名额,说没有关系根本没办法在学校立足。

    穗子后来才知道,他入学三个月就把校长的女人给睡了,之所以半年后才回老家,是因为腿被人打断了,在城里养伤,好了才敢回来。

    “我,我是想建设好咱们家乡才回来的。”李有财吭哧瘪肚地说道。

    穗子差点笑出声,真不要脸!

    “我刚从村长那回来,他说大队缺个会计,问你要不要做呢。”穗子丢下鱼饵。

    前世,李有财当了会计,生产队解散后他就成了大队会计,也算是个稳定的差事。

    可是李有财心术不正,盗用公款,被判了几年,所以才会在老家待不下去,跑出去找穗子合伙做生意,这些都是穗子死后当鬼后才知道的,要早知道他这德行,肯定不能跟他合伙。

    她重生回来后,村长想把会计给她,穗子没要,就是不想改变前世轨迹。

    但李有财的一番话,却让穗子陡然生凉。
特别提示: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