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那个臭不要脸的想干嘛

返回目录
    “会计的事儿再说吧,我觉得北方发展也不是很好——穗子,你听过q市吗?”

    穗子听到q市,从头凉到尾。

    那是她被他害死的地方。

    这个地名从李有财嘴里说出来,穗子血液仿佛凝结,头晕目眩。

    她低着头,李有财看不到她的表情,她沉默的时间有点太久了。

    穗子咬了下舌尖,强迫自己不要胆怯。

    “从关里出关外的第一个城市,上学时看过地图。”

    这个回答无懈可击。

    “我有个亲戚在那边,说是挺好的,比北方发展快。”李有财眼神里充满了向往,试图营造一种人间天堂遍地黄金的感觉。

    “恩,你有学历,可以试试。”

    穗子怕继续聊下去自己会失态,说了两句匆忙离去。

    李有财看着她的背影,眼里满是痴迷。

    “这么胖还好看的女人,我就见过这一个,瘦点就好了。”李有财舔舔嘴角。

    “有财哥~~~”

    穗子听到了柳腊梅的声音,回头看,什么都没有。

    李有财拽着柳腊梅躲到柴火垛后,怕穗子看到。

    柳腊梅挣扎,李有财忙抱着她,柳腊梅满脸幸福,把头靠在他怀里。

    李有财一低头就能看到她白花花的头皮屑,差点没吐出来。

    为什么穗子总是长发飘飘,还带着香味呢?

    好一会,李有财放开她,眼里满是嫌弃。

    “腊梅,你怎么来了?”

    “有财哥!穗子欺人太甚,败坏我的名声,我现在在村里都没发待下去了。“柳腊梅哭成了泪人。

    她妈为了让她留在村里好顿闹,又是赔穗子工分,又是搭人情的,总算是能留下来了,可是名声也臭了。

    村里不藏消息,她陷害穗子害穗子差点流产的事传遍了。

    “有财哥,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要是不要我,我以后可怎么办啊?”柳腊梅抬起布满泪水的脸问。

    李有财看到她脸上的大鼻涕,胃里直翻腾。

    “不急,等我有稳定工作也好给你个安定的生活......”

    李有财说着敷衍的话,心里盘算着怎么把柳腊梅这烫手山芋甩掉。

    他年轻时眼光为什么这么差,这种难看的女人,他到底是怎么睡的下去的?

    穗子一路回家,心砰砰跳,手心冰凉,呼吸急促。

    家里这会没人,她坐在台阶上,冷空气顺着袖子和领口钻入皮肤里,借着这股凉劲儿,好一会才缓过来。

    李有财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提起q市呢?

    他这种目光短浅的人,应该对会计这个岗位表现的很有兴趣才是,可他刚刚的反应,明明是很不屑的样子。

    他的话里,有个最大的漏洞。

    李有财说,q市机会比这边多,这是不对的。

    北方八十年代初是最好的大工厂时代,q市还只是个大渔村而已,十年后工人下岗潮出现,北方经济逐渐衰退,沿海开放城市才有机会。

    穗子前世去q市纯粹是为了躲于敬亭,找了个小工厂当会计,等了几年才开始做小生意,一点点起来的。

    那边的工厂待遇并没有北方好,如果穗子不是为了躲人,凭着上过中专的经历,她更愿意留在北方,还能分房子呢。

    李有财说q市让穗子觉得可疑,不知道是自己草木皆兵多心了,还是他单纯随口一说。

    如果是她想多了还好办,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李有财他也——

    穗子一激灵。

    于家的院子用篱笆围了一圈,穗子看向西边,还没有墙。

    视线有些模糊,仿佛看到了一堵厚厚的墙,墙里埋着她的骨灰做的手串,她的灵魂就坐在墙上,看不到未来也不愿意想起过去......

    她用力将泪水眨掉,告诉自己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有了新的开始,无论那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要保护好自己和家人,她绝不要再坐在墙上。

    恍惚中,就看到墙上真有个人,还长了个排骨的脸!!

    “啊!!!”

    穗子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于敬亭用排骨挡着脸,站在篱笆外。

    他卖了针线,买了扇排骨,举起来给媳妇展示一下,想得到媳妇的夸奖。

    “烦不烦人!”穗子看清楚是他,拍拍心口,抄起笤帚扔过去。

    “这小娘们受啥委屈了,咋还泪眼汪汪的?”

    篱笆对他就是形同虚设,放着好好的大门不走,非得从篱笆往里翻。

    想象的是挺潇洒的落地,就听刺啦一声。

    耍帅是要付出代价的。

    “啊啊啊,疼疼疼!”

    惨叫回荡小院上空。

    于敬亭军绿色的裤裆被划开好大一个口,手还被篱笆上的木刺扎了好几下。

    甩着手在院里直蹦跶。

    就这还不忘拎着宝贵的排骨不撒手呢。

    穗子那点害怕和委屈都被他搅和没了。

    “你是不是傻?!”她怎么觉得这家伙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呢。

    “不是着急哄你么,你这没良心的。”于敬亭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硬汉的形象,都被裤裆这一大道口子耽误了。

    虽然里面还有棉裤,也看不到什么,但这个形象就......有点那啥。

    “赶紧进屋,我给你缝上,要不娘回来肯定要抽你——篱笆都让你压趴了!”

    穗子叨叨着开门,于敬亭蔫蔫地跟在她身后,嘴上还要占便宜找点面子回来。

    “都怪你这勾人的小娘们在里面给我抛媚眼,耽误了我的发挥,平时我都能蹦进来的。”

    “我什么时候给你抛媚眼了???!”穗子觉得他真不要脸。

    俩人进屋,于敬亭把裤子脱下来,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叠钱。

    都是些毛票,加起来也有几块。

    “买了排骨还有这么多,你爷们厉不厉害!”好骄傲地要表扬。

    “恩,真厉害,如果不蹦跶着翻篱笆就更厉害了。”穗子抓起他的手,仔细地把手里的小毛刺都挑出来。

    于敬亭之前活的粗糙,受伤的时候多了去了,从没管过,这会突然有了媳妇关心,闻着她身上香喷喷的气息,心开始活动起来了。

    “媳妇,娘和姣姣不在家,咱把——”昨晚没做完的事儿做了啊~

    “我刚刚看到李有财了。”

    这一句,瞬间把于敬亭那点带色的心拍回去了,他腾地站起来,满脸杀气。

    “那个臭不要脸的想干嘛?!”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