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你的遗憾是什么

返回目录
    狗叫了几声不叫了,穗子心如鹿撞,焦虑不安。

    等待结果的这几秒,焦虑而漫长。

    终于,点点火光透过篱笆上的漏洞传了进来,伴随着于敬亭的植物问候声,穗子心里悬着那把剑重重地落了下来。

    五脏六腑拧着疼,她抑制不住身体微微的颤抖,想到被李有财从山上推下来时的那种恐惧。

    从李有财异常的反应里,猜到他也可能重生了。

    证实猜测后,穗子发现自己之前做的心理建设全都无效了。

    她心底充斥着愤怒、不甘、狂躁,手刃仇人的念头恣意生长。

    巨大的恨意排山倒海般袭来,恨意如绷紧的弓,恨不得马上将李有财万箭穿心。

    “草,这个烂人还真敢来?”于敬亭骂骂咧咧的声音将穗子从恨意中唤醒。

    “你在屋待着,我这就教他做人去。”不给李有财屎都打出来,他就不回来!

    穗子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微微发抖却充满了力量。

    “不要去。”

    “???”于敬亭不明白。

    白天时,她不是看他揍李有财很开心?

    这送上门挨揍的,怎么还不能揍了?

    “不要去,千万不要,不要......”穗子说这句已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于敬亭刚想问,却见月光笼罩的穗子,面无人色,死死地咬着唇,呼吸急促,额头有大颗的汗珠渗出,唇都被她咬破了。

    “媳妇,你怎么了?!媳妇!”于敬忙搂着她,用手掰她的唇。

    “不要去......不要让他发现我们看到他了。”穗子说完这句晕过去了。

    巨大的情绪刺激超出身体负荷,在恨意包围下做出理智判断,阻止于敬亭出手,凭的是过人的自制力和前世磨砺出来的干练。

    她知道怎么做对全局最好。

    于敬亭看穗子晕过去吓坏了,忙去东屋摇醒王翠花。

    王翠花也吓得够呛,就怕穗子有什么事,她留下照顾穗子,于敬亭出门找屯里大夫。

    李有财蹲在老于家西墙烧纸,这地方对他来说不仅是伤心地,也是个恐怖的地方,强壮着胆边烧边小声嘀咕:

    “穗子啊,前世我是欠了你一条命,可这不都过去了吗?人要向前看,不要总盯着过去那点事,你怨恨我就得成怨鬼,你也投不了胎,何苦?”

    “赶紧投胎去吧,我给你多烧点纸,咱们之间就两清了,你放心,我这辈子我会好好待这个时空的你,一山不容二虎,这还有个穗子呢,你留下有什么用?”

    念叨前几句时,李有财还有点愧疚心,毕竟他欠了穗子一条命,可往后念,李有财越念越生气。

    “你要答应跟我处对象,我能杀你吗?你自己想不开怪谁?”

    “识趣就自己投胎,我还能多给你烧点纸钱,你还在这让我倒霉,我就找道士收了你,让你生生世世做鬼!”

    残存的火光照得李有财表情狰狞,一阵风吹来,卷起烧了一半的纸钱贴在李有财的脸上,烫得他跳了起来。

    老于家的灯亮了,前一秒还对着火堆较劲的李有财吓坏了,唯恐自己被发现,忙用脚把火踩灭。

    对看不见的“鬼”威胁恐吓的李有财,见了活人却怕得要死,尤其是看到于敬亭,更是如耗子见了猫,他没办法忘记自己前世死得多惨,都是拜于敬亭所赐!

    于家门开了,于敬亭匆忙地出来,边往外跑边穿棉袄,李有财趴在暗处小心地看着,大气都不敢出。

    “别忘了让王明把药箱子带过来!”王翠花跟出来,对着于敬亭的背影喊道。

    “知道了,你回去照顾穗子吧!”于敬亭的声音从远处传回来,一句话的功夫人都跑出去老远,足可见担心。

    李有财反应过来了。

    王明是屯里唯一的大夫,这大半夜的找大夫,肯定是穗子病了。

    等王翠花进屋了,李有财才站起身,看着熄灭的火堆,吓了一身冷汗。

    “看来四婶算的真准,我这边烧纸,那边穗子就有了反应,这博大精深的玄学,果真不能不信啊。”

    说罢将没烧完的纸钱收起来,随便点火烧完,对着残灰毫无敬意地拜了拜。

    “穗子啊,你放心投胎去吧,我这辈子就是悔过来的,我一定好好待这个时空的你,你保佑我快点跟你结婚吧,我不嫌弃你跟于敬亭睡过。”

    又是一阵风吹来,残灰卷得到处都是,像是嘲讽,又像是不屑。

    穗子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她死前的那一幕。

    “穗子,你这辈子有什么遗憾?”山里,李有财问穗子。

    “没有。”穗子回答的有些迟疑和不确定。

    她事业做的不算大,却也是车房俱全经济自由,手里面有几十个员工。

    踏实做人,夯实做事,兢兢业业的履行着企业家的社会使命,拥护上级政策,合法经营纳税,是员工嘴里的好老板,养子心里的好母亲。

    这看似完美的生活,却总是少了什么。

    每天醒来都异常的疲惫,医生说她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了,所以她把公司团建选在了山上,想借着大自然的力量洗涤疲惫的心。

    “你缺个男人,你看我怎样?”李有财说话时一直吞口水,眼里更是闪过算计的光芒。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复你很多次了,我跟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而且,我不需要男人。”

    男人能做的事,她能做,男人做不到的事,她也能做。她一个人也可以生活的很好。

    如果李有财继续这样执迷不悟,她会考虑将他从公司踢出去。

    视线落在山间一角,那里有好多榛子树。

    遥远的记忆片段浮上心头,她唯一有过的短暂婚姻里,她丈夫摘了一大兜子榛子给她。

    新鲜的榛子仁脆脆的,穗子看到榛子树就想起了于敬亭,好模糊的一个身影。

    “有财啊,你还记得于敬亭长什么样吗?”她都记不得于敬亭长什么样了。

    身后鸦雀无声,穗子转身,她看到了李有财狰狞的脸。

    他用力地推她,穗子猝不及防身体腾空。

    “你去死吧,我会把你的骨灰带回于家祖宅,想看于敬亭,我就让你看个够!他找你那么多年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这个冷血的女人,心里除了你自己,还有什么?”
特别提示:
    本站部分小说仅支持APP阅读,请大家下载APP免费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