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你帮我啊我帮你

返回目录
    “帮你?”

    “嗯!”穗子用力点头。

    抓贼不仅需要智商也得要武力,她不会打架,还怀着孩子,真正能帮到她的,就只有于敬亭。

    穗子看他刚刚也挺热血,挺爷们的,觉得他应该愿意帮自己。

    “我不管。”于敬亭毫不犹豫地拒绝,大步流星往家走。

    穗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快走了几步,回头看她小跑着跟着自己,怒。

    “想把肚子里的那块肉颠儿出来?”

    穗子胆儿就那么大,他一吼,眼圈就泛红,这都是不经大脑的自然生理反应。

    于敬亭气得抬手,指着大队队部的方向。

    “再哭就拆李有财家玻璃!”

    穗子泪还没酝酿出来,被他逗乐了。

    “拆他家干嘛?”

    哼,不拆他家,你这矫情的小娘们能乐吗?于敬亭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硬汉表情。

    “还不快走?!”硬汉是绝对不能哄媳妇的,坚决不能。

    “哦。”穗子低着头,除了被他偶尔吓出来的生理性泪水,她现在是真不怕他。

    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他那么凶。

    可能是前世坐墙头上,看到他抱着自己照片哭的跟孩子似的......

    知道一个人的底线在哪儿,无论他做什么,都觉得可爱不会讨厌。

    只是他为什么要拒绝跟自己合作呢?

    自诩第一硬汉的于敬亭眼角余光一直偷瞄她。

    见她低着头不说话,以为她委屈了,前一秒还笃定坚决不哄的信念,下一秒就被他揉成一团扔到水沟。

    “我不是对你发火,我是不想管这些人的破事,他们背地里说了我多少坏话?”

    这些人背地里骂他,拿他吓唬孩子,甭管是不是他做的坏事,都扣他头上。

    他为什么要帮助这些人抓坏人呢?

    “你管好咱家的事儿就行,懂?”于敬亭点了下她的小鼻子,顺手帮她弹走颊边的碎发。

    语气是挺凶,动作挺温柔的。

    穗子眼又是一热,不是怕,是心疼。

    “你受了很多委屈吧?”

    “草!”于敬亭耳根泛红,转身不看她,大步往家走,“肉麻死了,还不快点跟上!”

    穗子小步跟在他身后,她走的慢,他就会偷偷放慢步伐等着她。

    穗子脸上小小的梨涡乍现,她好像有点明白跟于敬亭相处模式了。

    不远处,有户人家传来凶残的狗叫声,又大又吓人。

    于敬亭见她一直慢慢吞吞的,以为她是被狗吓到了。

    “怕什么?会叫的狗不咬人——喂,你笑什么?”

    穗子笑的都快掉眼泪了,他这句,好应景。

    于敬亭一头问号,女人,真奇怪。

    “嗯,我不怕,我以后再也不怕了。”穗子看着于敬亭的俊脸,一语双关。

    小两口这相处模式,看在不远处偷窥的李有财眼里。

    他听不到对话内容,只看于敬亭肢体动作,又是上手又是凶残表情的,自觉带入于敬亭骂穗子。

    于敬亭给穗子弹发丝,那一幕看在李有财眼里,就成了打穗子耳光。

    呵呵,家暴男于敬亭,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李有财阴森森地看着俩人一前一后的离开,穗子怕的都不敢跟他并肩走,这俩人还有个好?

    李有财没看到的是,俩人在走出他的视线后,于敬亭弯下腰。

    “上来。”

    “干嘛啊!”穗子脸一热。

    “前面一大块冰溜子,你那鞋底都不防滑。喂,你笑什么!我可不是那种婆婆妈妈怕老婆的男人,我只是担心孩子!”

    于敬亭欲盖弥彰,见他家小媳妇还在那捂着嘴笑,索性一把拽着她,强行背着。

    哼,这个硬汉的动作,吓不死她!于敬亭心里努力给自己找回点场子,假装很酷的样子。

    穗子的眼睛还盯着那家院的大狗,狗还在叫,不咬人呢。

    “有财哥~”柳腊梅的声音在队部门口响起,唤回了李有财看穗子的眼。

    “你怎么来了?”李有财怕让别人看到,忙把柳腊梅拽到没人的角落。

    “有财哥,我怕!”柳腊梅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李有财忙别开眼,他真的不想看柳腊梅头顶的头皮屑。

    “出坏人了,我看到了,吓死我了!”柳腊梅的手死死地环着李有财的腰。

    “你看到了?”李有财眸色微闪。

    柳腊梅连连点头,她是真吓到了。

    她在屯子里被穗子整的待不下去了,她娘给她送到姥姥家,就是附近的苑家屯住,刚住两天就跑回来了。

    “我路过苞米地,看到有个男的,拽了个十几岁的小丫头那啥,我的天,吓死我了。”柳腊梅一闭眼睛就仿佛听到小姑娘喊声。

    不敢待下去了,连夜跑回来找李有财嘤嘤嘤。

    “有财哥,咱们赶紧结婚吧,我这未婚大闺女的,也怕让盯上啊!”

    李有财好悬没把中午吃的窝头吐出来。

    她,大姑娘?!

    这话真好意思腆脸说啊,柳腊梅跟着他的时候就不是大姑娘,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不清不楚的,他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娶这种烂货。

    虽然穗子也嫁过人,可是穗子只跟于敬亭一个啊,而且穗子还那么能赚钱......他不嫌弃穗子的。

    “有财哥?”柳腊梅叫了几声李有财都没搭理她,急了。

    “你看清那个牲口的脸了没?”

    “我就看了个侧脸,好像岁数挺大。”

    “你看到的,是于敬亭。”李有财按着柳腊梅的肩膀说道。

    “不是他,侧脸看着挺大岁数,头发都有白毛了!”

    “腊梅,你想跟我结婚吗?”

    柳腊梅做梦都想。

    “那就得听我的,你出去说,你看到了,就是于敬亭做的。”

    李有财之前想到的诡计,就是把这屎盆子扣在于敬亭头上。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于敬亭在村里名声臭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话就算柳腊梅不传,大家也会信。

    趁着现在司法鉴定还不算很完善,把事情推到于敬亭身上,穗子那么聪明胆儿又那么小的,能不信?

    运气好的话,于敬亭直接进去了,穗子就是他的。

    李有财笃定主意,这事儿抓紧时间办,争取过年前给于敬亭送进去,还赶得上吃穗子买的排骨。

    穗子从娘家要回来的彩礼钱,也足够他创业的了,他会给穗子好的生活的!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