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返回目录
    姣姣站在自家院子里,看着亲哥背着嫂子回来,嘴撅的都快挂油瓶了。

    哥哥好久没背过自己了。

    感觉嫂子一来,家里所有人都不跟自己亲了。

    “铁饼,铁球,只有你们俩跟我好了。”姣姣抓了个豆饼,掰开喂家里两只大鹅,寂寞地说。

    “喂过,别再喂了。”于敬亭背着媳妇进来,看到妹妹在败家,随口说道。

    这种豆饼是大豆榨油后的渣做的,用来喂家禽极好,一天一次就够。

    姣姣跑过来,对着于敬亭的腿使劲踹了一脚。

    “你管我!”

    于敬亭呲牙,小丫头片子找抽!

    “放我下来。”穗子从他身后挣扎,这一路他都不愿意把她放下来,搞得全屯人都看到了。

    说不定现在外面都在传,于家娶了个林黛玉回来,没事就崴脚,好羞耻!

    “我去跟姣姣聊聊。”穗子想着小姑子这段时间的表现,觉得自己该正式跟她谈谈了。

    于敬亭没好气地哼了声。

    “搭理她干嘛?跟个小疯狗似的,见人就咬。”

    他知道自己妹妹的德行,那就是块臭肉,让娘惯坏了。

    “没事,我可以的。”穗子丢给他一个满是母爱地笑,转身进了屋。

    于敬亭总觉得媳妇的笑,有点微妙。

    自从她对他说出“受了不少委屈吧”这句后,看他的眼神都是那种他形容不出来的感觉,就像她看妹妹时的表情一样。

    王家围子第一街溜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他不太明白,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女人看男人,应该不是她那种眼神吧?

    姣姣正在撕作业本撒气,穗子进屋就看到满地的纸了。

    “姣姣,你这几天都没有交作业,是因为不会吗?”穗子问。

    “不会,也不想写,反正我都要辍学回来当二神了。”姣姣满不在乎地说。

    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头回讨论了,这小丫头片子坚持读书无用论。

    “读书有没有用暂时放在一边,嫂子这周末带你进城。”

    “真的?!”姣姣整个人都精神了。

    穗子点头。

    她早就想好了如何引导小姑子。

    孩子从小就在屯里长大,没看过外面的世界,大神这个职业,就已经是她认知里最体面的工作了。

    穗子决定带孩子看看外面的世界,回来后再做她的思想工作。

    姣姣不知道自己马上要让嫂子坑了,开心的蹦起来了,也不气穗子抢她哥她娘了,一口一个嫂子真好。

    “姣姣,你跟二丫熟吗?”穗子趁机打听。

    姣姣心情好,也不跟穗子针锋相对了,穗子问什么她都说。

    穗子很快就把二丫的情况摸透了。

    姣姣说,二丫家因为穷,从小没娘,穿的破,人又邋遢,学习不好,在学校也没多少人跟她玩。

    到了冬天,学生们要带柴火上学,只有二丫没有。

    穗子听的一阵心疼。

    想到后世,二丫坚强又能干,总是穿得光鲜亮丽,穗子笑她,赚的钱都用来买衣服和珠宝。

    现在想来,都是对童年时的补偿。

    心疼过后,穗子的心又稍稍的宽了宽,姣姣说没发现二丫最近有变化,那就是说,那个对孩子下手的恶魔还没对二丫下手。

    但他很可能已经出现了,苑家屯那个受害小闺女不知道是不是头一个受害者,万一以后还有......

    穗子只恨自己前世没有多问二丫,对这件事知道的太少。

    于敬亭在院子里劈柴,他虽然混,但家里的这些活,他从来都是主动做,挑水劈柴,从来不让家里的女人们做这些重体力劳动。

    她现在唯一能用的帮手,也表示了对这件事的抗拒,他已经拒绝她,并表示了坚决不会多管闲事,她再说他就敢啃她唇珠——呃,穗子忙把脑子里那些画面抹去。

    王翠花气鼓鼓地从街上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扭头骂:

    “你们这些烂腚眼子的,再敢胡咧咧,舌头给你们扯下来喂猪!”

    王翠花是真生气了,回来先奔向水缸,从里面舀起一瓢水吨吨吨灌下去。

    大冬天喝凉水,败火。

    “娘,咋了?”穗子看她生这么大气,忙过来问。

    “还不是外面那些人胡咧咧——算了,不说这个。”王翠花本想跟儿媳妇吐槽一下,转念一想。

    儿子和媳妇感情刚刚有点好转,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到她耳朵里,还有个好?

    穗子好奇,外面这是说啥了?

    很快,穗子就知道了。

    晚饭后,于敬亭闲着没事儿,领着穗子去老杨家。

    老杨家的哥三住着村里唯三的砖房,家里条件殷实,也就他们有电视机。

    晚饭后,村里人没事,就聚集到他们家看电视。

    电视非常小,黑白的,还带着天线,节目也是非常单调的。

    全屯就这么一台,屋里挤着看电视的人都坐不下,于敬亭这种有“身份”的坏分子,还能坐个小板凳。

    这会电视热播《上海滩》,于敬亭觉得他媳妇跟里面那个女演员有点像,不过他媳妇的人品,可比那个脚踩两条船的女人好多了。

    穗子对这种古早电视剧其实没多少兴趣,尤其是人那么多,挤在一起,空气里又是烟味又是人味儿,她不喜欢。

    可是架不住街溜子的热情。

    结婚这么久,她还没跟他同时出现过这种“大场合”呢。

    俩人牵着手进屋,瞬间成了焦点。

    一屋子人都看过来,看于敬亭的眼神有些微妙。

    于敬亭看了一眼,怒了。

    前排正中间的“vip”小板凳,本该是他的。

    可这会坐了人。

    于敬亭本想用这个位置给穗子看看,他在屯里多有“地位”。

    可是这个位置被人抢了,他倒要看看,哪只狗胆儿这么大,坐他的位置。

    这一看不要紧,这不是李有财那个狗东西?

    穗子一看,也是倒吸一口气。

    这??!

    李有财难道是被她屡次算计,打得脑袋进水了?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于敬亭想揍他还没机会,他主动送上门来了?

    李有财看到于敬亭带着穗子进来,眼里露出得意的光芒。

    他要放大招了,能不能拆散街溜子,就看现在了。
特别提示:
    本站部分小说仅支持APP阅读,请大家下载APP免费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