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是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返回目录
    “好了,别哭了。”

    从杨家出来,于敬亭第八次劝穗子,其实俩人也才走了不到二十米远而已。

    穗子从刚刚的默默流泪,变成了一抽一抽的,小鼻尖都哭红了。

    “你管我!”依然是软绵绵没什么威慑力的声音,带着浓郁的鼻音。

    “老子才不是管你呢,你这么哭,脸皴了就成麻土豆脸了——媳妇,你干嘛这么爱哭?”

    于敬亭现在回味起穗子刚刚的表现,还心潮澎湃呢。

    只恨现在天太冷冻鸟,媳妇肚子里的娃又小,否则找个没人的柴火垛就应该把她就地正法了。

    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说话据理力争有战术有谋虑的穗子,不怕跟人讲理,却总是哭唧唧?

    “我是.......泪失禁体质嘛。”穗子小小声的说。

    她也不想这样的。

    “尿裤子?”于敬亭听到失禁就想到这个。

    穗子脸一热,哄了半天都没憋回去的眼泪这下彻底没了,伸手推了他一把。

    “胡说八道!是泪,泪!”

    可能对别人来说算不上泪点的事儿,放在她这就成了抑制不住。

    穗子前世就有这个毛病,泪点非常低,生活中跟她差不多性格的人还挺多的。

    “哦,我想起来了——西游记里是不是有个扛着锄头种花的小娘们,整天哭哭啼啼,跟你似的?”

    “......林黛玉?”

    “对,就是她。好家伙,评书一说她我就得转台,看到烂花破草哭,看到哥哥跟别的娘们玩她还哭,她一出来我就恨不得让猴哥一棒子拍死她。”

    于敬亭作为资深评书爱好者,热切跟她讨论。

    “猴哥拍不死她......”

    穗子无语,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听的?

    猴哥纵然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那也做不到从西游记翻到红楼梦啊?

    “敬亭,你要不到学校听我上课吧?我教你重新认字读书,咱多看书少听评书行不?”

    穗子提议。她怀疑家里的收音机质量太差,容易窜台,街溜子这知识储备明显学杂了啊!

    于敬亭一脸的狂霸酷拽。

    “你还真以为哥哥不知道哭唧唧的林黛玉不是西游记的?我那就是为了哄你让你别哭了。”

    “啊?”穗子摸摸脸,发现自己真的不哭了。

    刚想夸于敬亭两句,又听他倍儿自信地说。

    “她是杨家将里的,就想用眼泪勾搭杨六郎。”

    “......”穗子也不太知道这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是真窜台了,还是故意逗他。

    可以肯定的是,她在杨家因众人冷漠愚昧又不自知的态度引来的负面情绪,都被他消化的差不多。

    这点穗子不得不佩服于敬亭。

    她是个心思挺重的人,前世还有严重的抑郁症,如果陷入负面情绪里,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

    于敬亭三言两语就瓦解了她的负面情绪,穗子不哭了,可还是有点堵。

    李有财一天不除,她心里一天就不痛快。

    为了拆散她的家庭,竟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也不知苑家屯那个可怜的妹妹,被这谣言散播后,还能不能有勇气活下去?

    “你放心,明儿李有财拿大喇叭把道歉放出去后,到时候再让小闺女家里套他麻袋揍一顿,大家的注意力就会被转移。”

    “你猜到我想什么了?”穗子有点惊讶。

    于敬亭单手插兜,心里呵呵。

    她连姣姣那个任性的丫头都那么喜欢,还巴巴的跑到小学教书,一看就知道是个母爱泛滥的女人。

    “这有什么猜不到的?女人怀孕后,就是特别护崽。”

    穗子咬着唇,有些赧然自己的小心思被他发现,她前世被柳腊梅骗过去流产后再也不能做母亲了,越缺什么就越爱什么,所以她真的特别喜欢孩子。

    于敬亭也是个细心的人呢,穗子低着头,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

    可于敬亭帅不过三秒,马上又接了句:

    “村里的狗下崽后,也特别护崽,哎,你看我胳膊这,还有被狗咬过的疤痕呢,我那时还小,看狗下崽我就偷,母狗追着咬,你刚刚拿板凳砸李有财那一幕,真像。”

    他发誓,自己是想认真的哄媳妇开心,但这个效果么......

    “于铁根!你不是好饼!!!”穗子气得一跺脚,丢下他大步朝着家走。

    什么泪啊仇的,这下是彻底忘了。

    穗子觉得,跟于敬亭在一起的日子,她的心电图说不定都是锯齿形状的。

    他总是有一句话气死人不偿命的能力。

    “这小娘们,说气就气?”于敬亭摸摸脑袋,怕她摔着,忙大步跟过去。

    转过天,穗子所在的学校打了第一节课的下课铃。

    课间操时间,孩子们在操场上跑跑跳跳。

    隔着不远的大队队部正在用大喇叭广播。

    每个屯都有大喇叭,挂在电线杆上,能传出去好远,这会正在播放猪病的预防和治疗。

    播到一半突然停了。

    “喂喂喂,能听到吗?”

    一个闷闷的声音从喇叭里传来,病恹恹的,仔细听,还有点漏风。

    穗子特意选了个听得真切的位置,带着解恨的表情竖着耳朵听。

    “于敬亭同志,我的这次行为,是不好的,是不对的,请你原谅我。”

    李有财照着稿子,没什么感情地念。

    村长为了上海滩,为了冯程程,催着他写一份悔过书,按着穗子的要求在大喇叭里连续播三天。

    今天刚好是第一天。

    穗子对他的检讨是不满意的,这个李有财实在是太狡猾了,念检讨只提于敬亭的名字,却不说自己是谁,也不说是为什么道歉,声音还故意压的那么低,万一别人不知道是谁念的——

    “李、有、财!你没吃饱饭吗?好好念,大声念,有感情的念!”

    突然,大喇叭里传来了穗子熟悉的声音,声如打雷,中气十足,这一嗓子就算不用喇叭也能嚎出去很远。

    穗子眼睛一亮,哎呀呀,她家街溜子是怎么混到广播室里的?

    这个问题不止穗子想,李有财也百思不得其解。

    他就想快点敷衍了事,快点念完,村长说了,不念就不给他开工资。

    眼看念完了,一回头,于敬亭呲牙对他笑呢。

    那俩小虎牙,一如既往的招人恨惹人怨!
特别提示: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