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章 于铁根心都是硬的

返回目录
    放学后,穗子毫不意外地看到站在门口的于敬亭。

    他叼着烟靠在树上,大长腿向前随意地支着,侧脸被夕阳照得朦胧。

    看到穗子出来,他直起身将烟头扔在踩灭,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不胡说八道的时候,他是非常俊郎的男人,带了点痞气却不招人烦。

    穗子正想着,就见前一秒还有型的男人,下一秒就破功了,指着生产队的大门喊道:

    “那不是小谁家小谁吗?生产队的墙,李有财你啥时候给修好啊?李有财,不过来跪下来给爷爷我拜个早年吗?”

    刚下班的李有财跟见鬼似的,撒腿朝着于敬亭反方向跑,跑太急还在冰溜子上摔倒了。

    于敬亭哈哈大笑。

    “瘪犊子!看你那缺斤少脑的样,还真跪了?”

    穗子本来是有点压抑的,被他这么一闹,噗嗤笑了。

    刚想过去找他,就听身后有人喊住她。

    “老师......”

    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透着一丝胆怯。

    穗子转身,看到罗二丫站在她身后,穗子马上笑意温和,眼带鼓励地看着她。

    “二丫,有事吗?”

    “我有话想告诉你......”罗二丫脸都憋红了,鼓足勇气拽着穗子的衣角。

    穗子心咯噔一下,忙领着二丫到没人的角落说悄悄话。

    隔了一会,于敬亭就见穗子绷着小脸朝着他走过来,眼圈红红的。

    “这咋了?尿点又崩了?”

    “是、泪、点!”穗子气鼓鼓的说。

    于敬亭条件反射地看向远方——李有财走远了没?

    他现在摸索出规律了。

    打李有财一顿媳妇还闹心,那就抓过来再揍一顿。

    “我现在很生气。”穗子咬牙切齿地看向五年级的教室。

    别的班都走了,就五年级留堂了。

    苑大刚留了几个学生改错题。

    穗子路过他班级时还往里瞅了几眼,好几个小女孩,长的还不错。

    之前穗子就已经怀疑苑大刚了,但她没有抓现行,没有证据。

    刚二丫找她,跟她说了悄悄话。

    二丫说,她有次看到苑大刚把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了。

    穗子这性教育普及的特别及时,孩子们之前不懂或是觉得很神秘甚至很羞耻,听完后也知道哪些是有危险的。

    穗子一直对二丫很照顾,还给她买过袜子,二丫虽然沉默寡言却非常信任她,纠结半天,把自己看到的告诉穗子了。

    穗子听完就炸了。

    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教室,把那个老东西揍一顿,再把他送进去吃窝头,接受党和人民的再教育!

    一想到他从业这么多年,被他摸过的孩子不知有多少,灭了他的心都有。

    可穗子也知道,她现在就算冲进去找他理论,老东西也不会承认。

    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女孩站出来指认,穗子揭穿他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老东西反咬一口,穗子就说不清了。

    简直气死。

    “咋气成这样?”于敬亭伸手戳她的小脸,穗子一把握着他的手。

    “敬亭,你帮我。”

    “不帮。”这表情,一看就不是啥好事。

    作为一个硬汉,纯爷们,哪儿能让家里的娘们牵着鼻子走?于敬亭笃定主意,这小娘们说啥他都不会同意的。

    “你帮帮我吧?”穗子对着他星星眼。

    于敬亭被她看的后背麻簌簌的,有骨气的把头转到一边,撒娇也不好使,硬汉的心都是硬的!

    “哥哥......”

    稀里哗啦,裤衩裤衩。

    于敬亭仿佛听到了自己那颗硬的不行的心软掉的声音。

    五分钟后,喝得醉醺醺的苑大刚跟着姣姣出了校门。

    “你嫂子在哪儿呢?”

    姣姣比了比学校边上的小树林,按着亲哥教的一字不落道:

    “就在那呢。”

    苑大刚带几分酒意,姣姣找他说穗子要单独见他。

    小树林,没人,夕阳西下。

    不想歪都难。

    苑大刚迈着无比期待的步伐,快速地朝着小树林走去。

    北方冬季天夜长昼短,四点半就是黄昏,天已经有些暗了。

    天空像是被稀释的蓝黑墨水,夕阳洒在天际。

    想到林子里有漂亮大姑娘——哦,不对,是小媳妇,小媳妇等他,苑大刚脚步多了丝期待。

    进了小树林迫不及待嚷嚷:

    “陈老师?小陈?陈儿啊,你在哪儿?”

    树下坐着个人,头用围巾裹着,苑大刚激动的搓手。

    “陈儿啊,你这折煞人的小东西,这么晚叫我来这干啥?”

    树下的人把围巾拽下来挡脸,苑大刚扑过去,一把抱住。

    “陈儿啊,白天就觉得你闻着真香,快让我离近了闻闻~”

    头埋在“穗子”肩上,哈喇子差点没掉下来。心说这嫁过人的就是不一样,这身板可够硬的,硬?!

    “你爹我香不?”

    于敬亭腾地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老不死的。

    苑大刚魂儿都要吓掉了,大喊一声:

    “妈呀!”

    于敬亭一脚踩他背上:“叫什么妈?叫爹!”

    “是你妹妹叫我过来的,你可别误会了!我可没别的意思!”

    苑大刚的酒醒了。

    香喷喷的小媳妇,怎么变成让人闻风丧胆的街溜子了?!

    “你当老子瞎还是傻?走,跟我见村长去!”于敬亭拖着苑大刚往外走。

    苑大刚吓得裤子都要尿了。

    噗通一下给于敬亭跪下了。

    “我对你媳妇真没意思,声张出去,你媳妇也没面子。你要多少钱,我给你钱!”

    这种事无论是谁主动,传出去丢人的还是女方,苑大刚以为这是街溜子坑人骗钱的手段。

    于敬亭呵了声,取出藏在袖子里的香烟,往上一扔,精准的叼着,动作帅到至极。

    苑大刚用膝盖当腿,跪着蹭过来,狗腿的给他点烟。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当年也教过你,也是你老师啊!给个老师价算我便宜点吧?”

    于敬亭弯腰,对着这张老脸吐烟圈,把苑大刚呛得直咳嗽。

    “哦,对哦,你还是我老师呢......”于敬亭把抽了一口的烟拿下来,对着他呲牙一乐。

    苑大刚忙疯狂点头,脸上挂着哈巴狗式的笑。

    “不提还好,一提老子更气,你真特么让人膈应。”于敬亭把烟按灭,用苑大刚的手。

    “嗷!!!!”
特别提示: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