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八零追糙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章 送你个小曲儿啊

返回目录
    不放水的鸡蛋糕,还蒸的火过于大。

    营养和美味,一样没有。

    穗子拿起勺子,一口就蚌埠住了。

    这浓郁的十三香味儿,对孕妇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

    穗子捂着嘴跑出去,王翠花一巴掌拍自己儿子后脑勺。

    “你是不是傻?你媳妇现在有身子,你给孕妇吃坏了咋办?”

    “有那么难吃?”于敬亭不服,他看媳妇就是这么做的啊。

    随便拿个鸡蛋搅和两下,撒一把盐再整点十三香,打开锅盖放进去,很简单啊。

    “赶紧趁着穗子没回来都吃了!一口都不能剩——你看不出她是不想让你失望,硬着头皮吃的吗?”

    王翠花看自家这不开窍的傻小子叹气,自言自语:

    “穗子那么好的一朵鲜花,咋就插在你这坨......那啥上?”

    “喂,你这老太太!我这那啥,也是你生出来的!”

    美好的一天,从一家人和谐友爱的相处种开始,穗子听着于家娘家贫嘴,嘴角微微上扬。

    李有财的婚事很快就传遍了王家围子。

    按说不该这么快的,王家围子那么多个屯儿,挨个传也得要一半天的。

    传得这么快,都是于敬亭的功劳。

    李有财念检讨,他念完就轮到柳腊梅念。

    俩人同款粑粑脸。

    如果不是村长威胁他们,不把这个念完就辞退李有财,他们俩才不想念这个呢。

    李有财经过前面几次的检讨,今天念得流利多了。

    穗子特意组织同学们统一收听,趁机让孩子们学习了应用文的基本格式,想必有李有财这个真人教学,她教的这批孩子长大都不会忘应用文书写,毕竟印象深刻么。

    柳腊梅却是头一天读这玩意。

    她私下虽然脸皮厚,生活作风也有问题,但让她在广播里念检讨还是太挑战承受能力了。

    红着脸,磕磕巴巴地念完,念得也是丢词少句的。

    穗子马上把她当做反面教材,告诉孩子们,应用文写成这样,考试肯定会扣分的。

    这俩人念完了,穗子也打算带孩子们回教室了。

    突然,大喇叭里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王家围子各屯的父老乡亲们,大家好啊。”

    于敬亭?!

    穗子马上听出来了。

    这不是她家街溜子吗?怎么又跑到广播里去了?

    不仅穗子觉得奇怪,就连播音室里的李有财和柳腊梅也被身后的不速之客吓了一跳。

    于敬亭单手插兜,威风八面地进来。

    身后还跟着他的俩小弟。

    “本人谨代表杨屯的父老乡亲携全村鸡鸭鹅狗猫,向马上喜结连理的李狗才和柳贱梅送出新婚祝福。”

    也不知道是他故意咬字不轻啊,还是怎样,所有人听到的都是“狗财”和“贱梅”。

    李有财握着他的单片近视镜,看着于敬亭过于嚣张的脸,这要不是打不过他,真想揍他一顿啊。

    李有财并不想让大家知道他要跟柳腊梅结婚了。

    虽然现在的形势逼迫下,他暂时答应了村长娶柳腊梅。

    可是他已经想好了,拖到过完年再办,这时间还有,总能找到脱身的办法。

    被于敬亭用大喇叭广而告之出去,一点机会没给他留。

    于敬亭如果只会用喇叭说两句恭喜恶心李有财,那就太对不起他第一街溜子响当当的头衔了。

    穗子正纳闷这家伙还能损出什么花样,就听大喇叭里传来于敬亭煞有介事地清嗓子声。

    “在这个值得庆贺的日子里,我们为马上就要结婚的李狗才和柳贱梅送上一首歌,歌曲的名字叫《世上只有妈妈好》。”

    于敬亭拿起放在桌上的卡带,把歌放了出来。

    他那天来就看到有这么一盘磁带,昨儿穗子骂李有财是不孝子,今儿刚好用这个曲子,无缝对接。

    穗子听到这个曲儿乐得不行。

    于敬亭不去搞喜剧,真是喜剧界的一大损失!

    穗子听着多欢乐,李有财就多闹心。

    于敬亭今儿没打他,也没骂他。

    可这首无情的歌,却比打李有财还让他上火。

    昨儿他好像把穗子彻底得罪了......

    于敬亭放完曲儿之后关了话筒,鄙夷地看着李有财和柳腊梅。

    “等全村吃你俩菜的时候,记得叫你爹我,还有你娘我媳妇。”

    结婚是要办酒席,可全村吃菜这种词儿,难道不是用在白事儿上?!

    李有财气炸了。

    于敬亭走了两步,又折回来,抽走李有财手里那个仅剩的镜片,两根手指捏着已经从中间裂开的镜片,在李有财面前比了一下后,松手。

    玻璃镜片落在地上,发出了让李有财绝望的碎裂声。

    本来一道裂痕,现在四分五裂了。

    于敬亭拍拍李有财的肩膀。

    “都要当新郎的人了,也得捯饬一下,配个新的吧,别让你新娘子瞧不起你。”

    “于敬亭!你欺人太甚!”李有财怒吼。

    “哦?”于敬亭停下,原本调侃的眼瞬间犀利。

    “欺人太甚是对人说的......你是人?”

    李有财被他突然迸发的气势吓得退后一步,于敬亭一把抓着他的领子,露出个让他和柳腊梅不寒而栗的笑。

    “从你们俩勾搭在一起,算计我媳妇流产的那一刻起,就要有心理准备承受老子无时不刻的报复。”

    “你,你想怎样?”李有财吓得上牙磕下牙,街溜子怎么知道他算计穗子流产?

    “你得罪老子,老子就会一直记仇,你跟柳腊梅俩混球在老子心头拉屎,想老子放过你?原谅是不可能原谅的,老子想起来就要揍你一顿,等老子打累了玩腻了再说。”

    于敬亭用不可一世的态度抱拳拱手,字字狠戾:

    “祝二位,这辈子都吃不上四个菜(注一),吃饭有人喂,拉屎有人擦,走路有人推,一身大病却长命百岁,不孕不育子孙满堂!”

    松开手,冲着李有财的肚子踹了一下。

    “你凭本事把穗子撬过去老子还能高看你一眼,靠着不入流的把戏,踹你都嫌脏了脚!”

    这一套活儿被他做出了猛虎下山的霸气,他带来的俩小弟不约而同地拍手。

    此刻,他们都愿意做亭哥某的感情的鼓掌机器。

    “哥,亭哥那一套,啥意思?”

    “听不懂,反正就是厉害,拍手就完事了!”

    “于敬亭!你这个没有素质小肚鸡肠的男人,我已经知道错,我也想悔改,你为什么不给我做好人的机会!穗子不是没流产吗?你何苦这样苦苦相逼?!”
特别提示: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