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剑王体,血煞之灵

play
next
close
自动播放×
听书 - 九劫剑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斩杀了黑衣人,雪少鸿回到安置南宫伊瑶的地方。

“哥哥,你回来了!”南宫伊瑶听得动静,闻得雪少鸿气息,不由得大喜。

雪少鸿先是收了傀儡,才说道:“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当然不会食言。”

面对南宫伊瑶,雪少鸿心中有几分怪异,她是南宫家族的人,更是皇族直系血脉,与得南宫秋桐必然有着血缘关系,南宫秋桐现在可算得上是他的仇人。

南宫伊瑶走到了雪少鸿身边,似乎是脱离了险境,露出了几分本色,只见她露出可爱的笑容,问语雪少鸿:“我叫南宫伊瑶,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雪少鸿说道:“我将白剑玄,南宫是南雪帝国的皇族之姓,你莫不是是一个公主?”

南宫伊瑶喜道:“白哥哥你真聪明!”

雪少鸿:“……”

被比自己还小的一个姑娘夸赞,雪少鸿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你姓南宫,那你应该知道南宫秋桐吧?”雪少鸿问道,拿出地图看了看。

南宫伊瑶月牙儿般的眼眸露出了光辉,欣喜问道:“你知道姐姐?”

这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啊。

雪少鸿心中不由得无奈,与这南宫家还真是有缘。

“曾经见过一次,她很强,不过她不知道我!”雪少鸿轻声说道,语气很平常,听不得喜怒哀乐,他与南宫秋桐算是敌人,但还不到不死不休的局面,雪少鸿不会将仇恨转移到南宫伊瑶的身上,对她做出非仁之举。

南宫伊瑶对此,很是自豪,说道:“那是当然,我姐姐可厉害了,她现在已经是朝元境的高手了。”

她从小便崇拜自己的姐姐,天赋很强,还进入了圣地修炼。

三四个月的时间,晋升了,也在情理之中。

雪少鸿微微点了点头,看得南宫伊瑶崇拜的眼神,心中不由得有几分嘲讽,若是她知道自己的姐姐是那样一个人,这崇拜还会残留几分。

“白哥哥,你见过我姐姐,莫不是你也会太玄剑宗的人?”南宫伊瑶问道,说道太玄剑宗,不由肃穆了几分,带有几抹虔诚,这让雪少鸿摇了摇头,还真是可爱。

雪少鸿说道:“我现在不算是太玄剑宗的人!”为了转移话题,雪少鸿说道:“南宫姑娘,我们虽逃了出来,不过不安全,这些人背后很强大,如何与你的长辈取得联系?”

他不想与南宫伊瑶牵扯太多,其一很麻烦,她是公主,必然跟着很多麻烦,雪少鸿可不愿这些麻烦找上身来;其二,有得南宫秋桐的影响,雪少鸿对南宫秋桐的感官下降到了冰点,爱屋及乌,恨也自然不会落下。

南宫伊瑶小声说道:“我不知道,以前都是他们找上我的。”

雪少鸿:“……”

这似乎与得自己的曾经一般无二。

雪少鸿说道:“我听得他们有提及南宫殇以及南宫芍蓉,他们认识吗?”

“三爷爷与蓉姑姑也来了,他们在哪里?”南宫伊瑶脸上再是绽放欣喜,若百花绽放。雪少鸿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点,他们应该不远,毕竟那些不像是赶了很久的路,你是公主,回得皓月城,去得城主府,传回信息,你便可回家了。”

“啊,不要!”

南宫伊瑶猛摇头,一副很是害怕的样子。

雪少鸿皱眉问道:“怎么了?”

南宫伊瑶说道:“那城主是坏人,我便是从皓月城主地牢之中逃出来的,他抓了好多人,都是无辜之人,用药将他们迷晕,装入储物空间中,坏人。“

雪少鸿眼眸一缩,得来全不费工夫,省得他去打听了,皓月城主,地狱的门已然为他打开,请贴在路上。

雪少鸿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这皓月城还得去,也许你的两个长辈便在那里,若是在,你便安全了,还能让你的长辈踏平了城主府。”

南宫伊瑶眼眸微亮:“对哦,白哥哥你真厉害。”

雪少鸿挠了挠头发,这夸赞真心不能接受。

找了个好地方,暂时作为两人休息之地,不说今夜了,以南宫伊瑶的状态,明天也走不了。当前的她修为被封,较之凡人,身体素质好些,至于生活经验,完全等于零。

雪少鸿弄了些肉食,送到了南宫伊瑶面前,闻得香味,南宫伊瑶没有了公主样,吃得很是满足,这算得上是她这断时间吃得最为安心的一顿饭了。

吃饱喝足,雪少鸿让得南宫伊瑶好好休息,他守护她。

雪少鸿沉入魂海,好不等他开口,剑魂先一步说道:“小子,你来了!”

雪少鸿眨了眨眼睛,这好像是自己的地盘吧,搞得他是个外人一样。

“前辈,你可能解除这丫头身上的封印!”雪少鸿问道。

南宫伊瑶天赋也很不错,十五岁不到,便有得先天三层的实力,便是在太玄剑宗,也是中上等。有得先天三层的实力,在战斗的时候,小麻烦,她自己可以搞定,免得自己分心。

剑魂说道:“她的封印不用理会,在过得两天,不再施展,便会自动解除,小子,你熟读古籍,可知晓这世间有不少神异体质吧。“

雪少鸿道:“当然,神、皇、王三大体质七七之数,怎么,这丫头是神异体质?”

神异体质,可以说是天赋一途上的里程碑,身怀神异体质,修炼起来,可一日千里,非是寻常修炼之人可比较。雪少鸿在太玄剑宗,就是一个怪胎,查不出他身怀何种体质,但是他的实力增长速度,让人瞠目不已。

剑魂说道:“不错,剑王体!”

雪少鸿虚眯眼眸说道:“剑道守山碑!”

剑王体,剑道修炼罕见体质,身附剑王体,若不陨落,必然能执掌剑之规则,然而历代剑王体,跪在了剑道门前,无法磕门而入,故而被成为剑道守山碑。

剑魂叹息道:“可惜,可惜!”

雪少鸿问道:“前辈,可是她的体质出了问题?”

剑魂说道:“哎,可怜的小丫头,这十五年,活得很辛苦,也很心酸。“雪少鸿道:“前辈,还是说道相信点,小子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剑魂闻得雪少鸿:“小子,你想救她吗?你似乎对她有芥蒂。”

他虽不能读懂雪少鸿的内心,不知他的喜怒哀乐,但是雪少鸿灵魂波动他看得出来些,雪少鸿对南宫伊瑶不甚喜欢。

雪少鸿苦笑了下,说道:“他姐姐,我认识,和我的关系有些特别,爱屋及乌,恨也不能避免。”

剑魂说道:“说来听听。”

他做事很讲究,未经他人的路,不能随意评价,雪少鸿的心性,若是没有刻骨铭心,他岂能会在意,会放在心上。

雪少鸿说道:“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拗不过内心,既然前辈喜欢听故事,那小子便说一段。”

于是,雪少鸿以简洁的话,将他与南宫秋桐之间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从小时候相识,一直到他被陷害入得禁地,种种的因果清晰明了。

剑魂听后,叹了一口气,他没有经过雪少鸿的大起大落,但是换作是他,恐怕已经将这个妹妹扔到了山林,让其自生自灭。

“算了,没有她,也不会有我今天的果,也不会遇得前辈,一切恩怨便让它随风而去吧,前辈,说来吧!”雪少鸿说道,诉说了心中的事,不由得心胸开阔了些,做了个决定,放下这一段恩怨。

其实他内心挺矛盾的,南宫秋桐对他的伤害由外入心,是真的有埋葬他的心,对此,雪少鸿报仇,斩杀了南宫秋桐也不为过,可是毕竟是一起长大,那种情感,刻入了骨子里,不是铁,挥刀可斩断,而且他自己算是因祸得福,遇得了剑魂,开辟了丹田,可以修炼,可以踏入巅峰。

剑魂问道:“小子,你确定?”

雪少鸿说道:“确定,若不是这一次阴谋,我恐怕一辈子难以踏入先天,她给了我因,也了结了因。再说了,这丫头不像她姐姐,心底纯善,是个好姑娘,多一个好人总比多一个坏人好吧,她姐姐的因果不应该落在她的身上。”

剑魂大赞:“很好,小家伙,你真的让人刮目相看。”

“你说的不错,这丫头心地善良,不会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许是因为剑王体,故而她一生磨难重重,活在折磨之中,她未出生之前,她的母亲应该是去了不干净的地方,吸收入了血煞之灵,血煞之灵伴随她出生,现已经与她心脉融为一体,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每月月半,阴气最浓郁之时,血煞之灵皆会发作,冻结灵魂,冰裂经脉,滞缓血液,疼痛难当,生不如死。”

对于血煞之灵,雪少鸿当然知道,这东西形成的地方,皆是不祥之地,不是血流成河,便是尸骨如山,经过常年累积,成为血煞之灵。

雪少鸿问道:“前辈,可有办法?”

想着南宫伊瑶获得这十五年,一百八十个月,一百八十次的折磨,也是为她的命运感到不公。

……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页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