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三十八章 磨人的魂狐老祖

play
next
close
自动播放×
听书 - 九劫剑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厉天雄道:「怎么,雪小子,看不起本座吗?」

有些不高兴,他厉天雄一言九鼎,岂能会半途而废。

雪少鸿连忙摆手道:「前辈,误会,误会,这是人世间立盟的规矩,前辈做得客卿长老,不会受得这规矩约束,他朝前辈厌烦了人世间,可恢复自由身。」

厉天雄道:「不用,本座自由了近两万年的时间,从未加入过什么势力,这第一次便不后悔了,重新安排一个职位吧。」

雪少鸿想了会儿,说道:「厉前辈,以你的资历实力,自然当为太上长老,人世间当前唯一的太上长老。」

厉天雄点头:「嗯,不错,太上长老,好,本座这番便是人世间的太上长老了,天地为证。」

事情发生得太快,雪少鸿恍若在做梦一般,百战之地,人世间便这样成立了,虽然只是两个人,但是雪少鸿相信,不久的将来,人世间必然名响百战之地。

厉天雄将剑魂的灵魂收入了自己的魂海之中,问语雪少鸿:「人王……」

雪少鸿一头大汗,说道:「天雄太上长老,您还是称呼我为小子,您这叫我一声,我感觉生机消失了百年。」

厉天雄听了,不由得哈哈哈大笑,说道:「好,我也便虽老鬼称呼你,称呼你为雪小子。」

雪少鸿:「如此甚好!」

厉天雄问道:「雪小子,以当下局势,你来得天兽城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灵兽若是发现了你,你会很被动。」

雪少鸿道:「前辈,请看这是什么?」

雪少鸿最手臂,立刻化为了狰狞的麒麟臂,至尊的灵兽威严,刺激着厉天雄的神经。

厉天雄说道:「这……这是始麒麟的气息,你炼化了始麒麟的血液?」

雪少鸿道:「侥幸!」

在厉天雄魂海中,剑魂说道:「这是姜圣天争夺来的机缘,为此,他彻底消散了。」

厉天雄道:「待会儿我们再聊!」

对雪少鸿说道:「不错,很好的选择,灵兽一族,比起人族,更能信任。」

雪少鸿道:「这便是我来此的原因,有得灵兽一众相助,行起事情来,会轻松得很多。」

厉天雄道:「好,本长老这便带你去百灵神山。」

雪少鸿道:「前辈,不用麻烦,此番行动,小子自己可解决。」

此时不宜伸张,毫无动静最好。

厉天雄道:「雪小子,可不是逞能的时候,百灵之地,伪帝境不少,你……」

「老家伙,你现在九境了吗?」

剑魂问语厉天雄。

厉天雄道:「还差一些,始终不能达到最后一步。」

剑魂说道:「差一些的人不少,可是这小子已经比肩你了,比肩昔日的本尊了。」

厉天雄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像是看怪物一般,看雪少鸿。

雪少鸿知道,必然是剑魂说了自己的灵魂力强度。

厉天雄:「雪小子,事情交给你可以,不过还是由我们跟你一同前往,这样安全一些,可别遇见歹毒的灵兽老祖。」

雪少鸿略微沉思了会儿,说道:「好,如此便麻烦天雄太上长老了。」

本来他想让得厉天雄去得天灵入口,保护入得这里的人族,不过想想算了,几年时间,应该不会有得这么快。

厉天雄简单的将尘封的灵酒收走,便入了血色的空间。

此间事情了了,雪少鸿也没有想要在城中游走的打算了,离开了天兽城,向得百灵神山而去。

厉天雄进入了雪少鸿空间中,离开心沉入魂海。

在雪少鸿记忆传授下

,他知道了不少事情,可是细节不知道,前来询问剑魂。

剑魂道:「别问我,本尊也不知道,血魔族,奴仆,星主……可不是本尊告知雪小子的,这是他的经历,很多都是他自己猜测出来的。」

厉天雄问道:「他是命运之子?」

剑魂道:「应该是他,也唯有是他。」

厉天雄道:「好吧,但愿我们的选择没有错,老鬼,说说那人吧,他是谁?」

剑魂道:「本尊也想知道,可是无从联想。」

厉天雄道:「他真的有得这么强吗?」

剑魂道:「可战胜两个我!」

厉天雄沉默了,这个仇似乎他保不了,昔日他不及剑魂,剑魂不能战胜,自己也做不到。

剑魂说道:「不说本尊了,说说天灵吧,有什么变化没有,可曾发生绝世大战?」

厉天雄道:「确实有些变化……」

雪少鸿在地下穿行,极力的收敛气息,很是小心翼翼。

这里的灵兽老祖,可是有得几尊伪帝境,可是得当心。

在他心中,绝对比较信赖的便是狮群与老虎。

故而,雪少鸿径直去了皇极烈焰狮部落,若是不行,再是去得幽冥白虎族群。

只是,事与愿违,雪少鸿在路过三眼魂狐的地界时,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

「咦,奇异的人族小子,你这神通很不简单!」

与此同时,一道灵魂锁定了他。

不得已,雪少鸿只得停了下来,说道:「晚辈见过魂狐老祖。」

灵魂感知下,有得一个白发粉衣的女子,很是漂亮。

风髻露鬓,灵动的眼眸露出几许异样的光泽,射出淡淡的诱惑,似秋波含春,然人忍不住会陷入其中,皮肤细润如温玉,殷红的嘴唇娇艳若滴,释放无边的诱惑,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美得如如梦如幻,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雪少鸿不得不停下来,可不是为了美色,这看似只有数十载的岁月,可是自己活的年龄乘以十,都不够这灵魂老祖的零头。

灵魂锁定自己,若是在行动,这强者必然出手,这于自己此次的计划,十分不利。

魂狐老祖说道:「听得声音,似乎是一个小家伙,在

雪少鸿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应声道:「如此晚辈便叨扰了。」

雪少鸿出现在了魂狐老祖的洞窟中,再是拱手说道:「晚辈见过魂狐前辈。」

「这似乎非是你的真面目,小家伙,你这样来的狐丘,可是会受的欢迎的哦。」魂狐老祖有些调皮的说道。

这幸好是雪少鸿,若是其他尊皇境来此,必然已经沦陷了,这样的诱惑,简直无可抗拒。

对此,雪少鸿恢复了本来的样貌,说道:「还望魂狐老祖海涵,一切皆是为了活着。」

魂狐老祖说道:「嗯,可爱的小郎君。」

说着,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了舔娇艳的嘴唇,这更是让得她的嘴唇嫣红了一分,泛起淡淡的光泽,诱惑力十足。

雪少鸿头上有得淡淡的汗渍,定了定神,恢复了神色。

魂狐老祖有几许意外,说道:「小郎君,你的灵魂力不弱。」

雪少鸿道:「与得前辈……」

魂狐老祖愠怒的说道:「叫姐姐!」

雪少鸿听了这话,直接暴汗。

姐姐?

这如何使得,您老的年纪,真的可以当我真祖了。

魂狐老祖怯生生的说道:「怎么?人家很老吗?到不得你姐姐吗?」

雪少鸿再是虚汗累累,点头道:「当得,当得!」

然后一双大眼睛波光粼粼的看着雪少鸿,等待他呼喊。

雪少鸿咬了咬牙,说道:「姐姐,可否行个方便,我有要事,欲妖寻找皇境烈焰老祖商谈。」

魂狐老祖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人族的小可爱,还真的很可爱。

「小弟弟,你这样很危险的!」魂狐老祖带有劝说的意味。

小弟弟?

我……

雪少鸿无语了,败了,败给了这魂狐老祖。

雪少鸿道:「我知道,人族与灵兽只见,是猎食者与猎物之间的关系,不过此事事关精要,所以小子不得不来。」

魂狐老祖道:「可不止是如此哦,那头老狮子对人族的恨可是非同寻常灵兽,在血战域,它的孩子因为人族而死亡,这个仇,可是在他心中雷劫了三千年之久了哦,你这小身板承受不住它的蹴鞠哦。」

这话用得这些词语,甚有一股荒诞感觉。

雪少鸿擦拭着汗水,说道:「皇境烈焰老祖未曾寻仇,乱杀乱屠,它分得清大是大非,小子相信,它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魂狐老祖道:「小家伙,这你就错了,它岂能没有寻仇,陨落在他烈火之下的人族,数十万之多,虽然斩杀了仇人,可是它的恨没有消散,越积越深,奴家可以保证,你若是出现在他的面,一爪子便会招呼来。」

奴家?

雪少鸿心中大呼:苍天,可以放过我吗?

他感知得出,这魂狐老祖对他没有恶意,否则早跑了。

魂狐老祖说道:「不过若思奴家带你过去,自然万事大吉,只是小郎君,这报酬如何算呢?」

雪少鸿汗水从未断绝,说道:「魂狐姐姐,此事便不劳烦您了,我自能想得办法解决。」

魂狐老祖鸡蛋里挑骨头,有些痛苦的说道:「您?小郎君,你果然嫌弃奴家老了。」

雪少鸿:「???」

他是欲哭无泪啊,这样的妖精,能折磨死人的。

雪少鸿道:「魂狐姐姐,没有得事,魂狐姐姐你温柔善良,善解人意……」

一阵马屁下来,魂狐老祖由阴转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羞涩的说道:「小郎君,奴家真的有这么没吗?」

雪少鸿此刻是背脊骨发凉,这比他大战血祖还难受。

点头说道:「有,有!」

魂狐老祖道:「小郎君,奴家想知道,你与老狮子要谈什么事情,可以吗?」

雪少鸿没有说话了,沉思了会儿,抬起头,严肃的说道:「抱歉,此事极为隐秘,不能相告,还望海涵。」

看得雪少鸿变了一个人一样,魂狐老祖说道:「这么严重!」

这更是引起了魂狐老祖的兴趣,说道:「小郎君,你要如何才能让得奴家知道呢?」

雪少鸿还是严肃的说道:「魂狐姐姐,你若真想要知道,且还想参与进来,唯有一个方法,可让我相信你。」

魂狐老祖露出甜美的微笑:「小郎君,可是天地为证保密。」

雪少鸿道:「魂狐姐姐聪慧睿智。」

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mjhssd-到进行查看

厉天雄道:「怎么,雪小子,看不起本座吗?」

有些不高兴,他厉天雄一言九鼎,岂能会半途而废。

雪少鸿连忙摆手道:「前辈,误会,误会,这是人世间立盟的规矩,前辈做得客卿长老,不会受得这规矩约束,他朝前辈厌烦了人世间,可恢复自由身。」

厉天雄道:「不用,本座自由了近两万年的时间,从未加入过什么势力,这第一次便不后悔了,重新安排一个职位吧。」

雪少鸿想了会儿,说道:「厉前辈,以你的资历实力,自然当为太上长老,人世间当前唯一的太上长老。」

厉天雄点头:「嗯,不错,太上长老,好,本座这番便是人世间的太上长老了,天地为证。」

事情发生得太快,雪少鸿恍若在做梦一般,百战之地,人世间便这样成立了,虽然只是两个人,但是雪少鸿相信,不久的将来,人世间必然名响百战之地。

厉天雄将剑魂的灵魂收入了自己的魂海之中,问语雪少鸿:「人王……」

雪少鸿一头大汗,说道:「天雄太上长老,您还是称呼我为小子,您这叫我一声,我感觉生机消失了百年。」

厉天雄听了,不由得哈哈哈大笑,说道:「好,我也便虽老鬼称呼你,称呼你为雪小子。」

雪少鸿:「如此甚好!」

厉天雄问道:「雪小子,以当下局势,你来得天兽城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灵兽若是发现了你,你会很被动。」

雪少鸿道:「前辈,请看这是什么?」

雪少鸿最手臂,立刻化为了狰狞的麒麟臂,至尊的灵兽威严,刺激着厉天雄的神经。

厉天雄说道:「这……这是始麒麟的气息,你炼化了始麒麟的血液?」

雪少鸿道:「侥幸!」

在厉天雄魂海中,剑魂说道:「这是姜圣天争夺来的机缘,为此,他彻底消散了。」

厉天雄道:「待会儿我们再聊!」

对雪少鸿说道:「不错,很好的选择,灵兽一族,比起人族,更能信任。」

雪少鸿道:「这便是我来此的原因,有得灵兽一众相助,行起事情来,会轻松得很多。」

厉天雄道:「好,本长老这便带你去百灵神山。」

雪少鸿道:「前辈,不用麻烦,此番行动,小子自己可解决。」

此时不宜伸张,毫无动静最好。

厉天雄道:「雪小子,可不是逞能的时候,百灵之地,伪帝境不少,你……」

「老家伙,你现在九境了吗?」

剑魂问语厉天雄。

厉天雄道:「还差一些,始终不能达到最后一步。」

剑魂说道:「差一些的人不少,可是这小子已经比肩你了,比肩昔日的本尊了。」

厉天雄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像是看怪物一般,看雪少鸿。

雪少鸿知道,必然是剑魂说了自己的灵魂力强度。

厉天雄:「雪小子,事情交给你可以,不过还是由我们跟你一同前往,这样安全一些,可别遇见歹毒的灵兽老祖。」

雪少鸿略微沉思了会儿,说道:「好,如此便麻烦天雄太上长老了。」

本来他想让得厉天雄去得天灵入口,保护入得这里的人族,不过想想算了,几年时间,应该不会有得这么快。

厉天雄简单的将尘封的灵酒收走,便入了血色的空间。

此间事情了了,雪少鸿也没有想要在城中游走的打算了,离开了天兽城,向得百灵神山而去。

厉天雄进入了雪少鸿空间中,离开心沉入魂海。

在雪少鸿记忆传授下

,他知道了不少事情,可是细节不知道,前来询问剑魂。

剑魂道:「别问我,本尊也不知道,血魔族,奴仆,星主……可不是本尊告知雪小子的,这是他的经历,很多都是他自己猜测出来的。」

厉天雄问道:「他是命运之子?」

剑魂道:「应该是他,也唯有是他。」

厉天雄道:「好吧,但愿我们的选择没有错,老鬼,说说那人吧,他是谁?」

剑魂道:「本尊也想知道,可是无从联想。」

厉天雄道:「他真的有得这么强吗?」

剑魂道:「可战胜两个我!」

厉天雄沉默了,这个仇似乎他保不了,昔日他不及剑魂,剑魂不能战胜,自己也做不到。

剑魂说道:「不说本尊了,说说天灵吧,有什么变化没有,可曾发生绝世大战?」

厉天雄道:「确实有些变化……」

雪少鸿在地下穿行,极力的收敛气息,很是小心翼翼。

这里的灵兽老祖,可是有得几尊伪帝境,可是得当心。

在他心中,绝对比较信赖的便是狮群与老虎。

故而,雪少鸿径直去了皇极烈焰狮部落,若是不行,再是去得幽冥白虎族群。

只是,事与愿违,雪少鸿在路过三眼魂狐的地界时,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

「咦,奇异的人族小子,你这神通很不简单!」

与此同时,一道灵魂锁定了他。

不得已,雪少鸿只得停了下来,说道:「晚辈见过魂狐老祖。」

灵魂感知下,有得一个白发粉衣的女子,很是漂亮。

风髻露鬓,灵动的眼眸露出几许异样的光泽,射出淡淡的诱惑,似秋波含春,然人忍不住会陷入其中,皮肤细润如温玉,殷红的嘴唇娇艳若滴,释放无边的诱惑,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美得如如梦如幻,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雪少鸿不得不停下来,可不是为了美色,这看似只有数十载的岁月,可是自己活的年龄乘以十,都不够这灵魂老祖的零头。

灵魂锁定自己,若是在行动,这强者必然出手,这于自己此次的计划,十分不利。

魂狐老祖说道:「听得声音,似乎是一个小家伙,在

雪少鸿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应声道:「如此晚辈便叨扰了。」

雪少鸿出现在了魂狐老祖的洞窟中,再是拱手说道:「晚辈见过魂狐前辈。」

「这似乎非是你的真面目,小家伙,你这样来的狐丘,可是会受的欢迎的哦。」魂狐老祖有些调皮的说道。

这幸好是雪少鸿,若是其他尊皇境来此,必然已经沦陷了,这样的诱惑,简直无可抗拒。

对此,雪少鸿恢复了本来的样貌,说道:「还望魂狐老祖海涵,一切皆是为了活着。」

魂狐老祖说道:「嗯,可爱的小郎君。」

说着,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了舔娇艳的嘴唇,这更是让得她的嘴唇嫣红了一分,泛起淡淡的光泽,诱惑力十足。

雪少鸿头上有得淡淡的汗渍,定了定神,恢复了神色。

魂狐老祖有几许意外,说道:「小郎君,你的灵魂力不弱。」

雪少鸿道:「与得前辈……」

魂狐老祖愠怒的说道:「叫姐姐!」

雪少鸿听了这话,直接暴汗。

姐姐?

这如何使得,您老的年纪,真的可以当我真祖了。

魂狐老祖怯生生的说道:「怎么?人家很老吗?到不得你姐姐吗?」

雪少鸿再是虚汗累累,点头道:「当得,当得!」

然后一双大眼睛波光粼粼的看着雪少鸿,等待他呼喊。

雪少鸿咬了咬牙,说道:「姐姐,可否行个方便,我有要事,欲妖寻找皇境烈焰老祖商谈。」

魂狐老祖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人族的小可爱,还真的很可爱。

「小弟弟,你这样很危险的!」魂狐老祖带有劝说的意味。

小弟弟?

我……

雪少鸿无语了,败了,败给了这魂狐老祖。

雪少鸿道:「我知道,人族与灵兽只见,是猎食者与猎物之间的关系,不过此事事关精要,所以小子不得不来。」

魂狐老祖道:「可不止是如此哦,那头老狮子对人族的恨可是非同寻常灵兽,在血战域,它的孩子因为人族而死亡,这个仇,可是在他心中雷劫了三千年之久了哦,你这小身板承受不住它的蹴鞠哦。」

这话用得这些词语,甚有一股荒诞感觉。

雪少鸿擦拭着汗水,说道:「皇境烈焰老祖未曾寻仇,乱杀乱屠,它分得清大是大非,小子相信,它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魂狐老祖道:「小家伙,这你就错了,它岂能没有寻仇,陨落在他烈火之下的人族,数十万之多,虽然斩杀了仇人,可是它的恨没有消散,越积越深,奴家可以保证,你若是出现在他的面,一爪子便会招呼来。」

奴家?

雪少鸿心中大呼:苍天,可以放过我吗?

他感知得出,这魂狐老祖对他没有恶意,否则早跑了。

魂狐老祖说道:「不过若思奴家带你过去,自然万事大吉,只是小郎君,这报酬如何算呢?」

雪少鸿汗水从未断绝,说道:「魂狐姐姐,此事便不劳烦您了,我自能想得办法解决。」

魂狐老祖鸡蛋里挑骨头,有些痛苦的说道:「您?小郎君,你果然嫌弃奴家老了。」

雪少鸿:「???」

他是欲哭无泪啊,这样的妖精,能折磨死人的。

雪少鸿道:「魂狐姐姐,没有得事,魂狐姐姐你温柔善良,善解人意……」

一阵马屁下来,魂狐老祖由阴转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羞涩的说道:「小郎君,奴家真的有这么没吗?」

雪少鸿此刻是背脊骨发凉,这比他大战血祖还难受。

点头说道:「有,有!」

魂狐老祖道:「小郎君,奴家想知道,你与老狮子要谈什么事情,可以吗?」

雪少鸿没有说话了,沉思了会儿,抬起头,严肃的说道:「抱歉,此事极为隐秘,不能相告,还望海涵。」

看得雪少鸿变了一个人一样,魂狐老祖说道:「这么严重!」

这更是引起了魂狐老祖的兴趣,说道:「小郎君,你要如何才能让得奴家知道呢?」

雪少鸿还是严肃的说道:「魂狐姐姐,你若真想要知道,且还想参与进来,唯有一个方法,可让我相信你。」

魂狐老祖露出甜美的微笑:「小郎君,可是天地为证保密。」

雪少鸿道:「魂狐姐姐聪慧睿智。」

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mjhssd-到进行查看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页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