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牧师在收容神性诡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不可能的任务

返回目录
    黎明静谧无声。

    清晨的醺风潜入卧室,轻轻掀起桌面上日记的书页,露出白页间的黑墨——

    那方块字样异于世上的任何文字——它们不是优美的精灵文,也绝非刚硬的矮人文,更非古老到无可言说的古代秘文。

    它们是中文!

    被晨风翻过的书页,上面的文字一闪而逝:

    “我所用的文字无法藉由【通晓语言】等魔法解读。

    “而正在阅读它们的你又是何人呢?是和我来自一处的异乡人,还是偶然投下视线的神祇?

    “不久前的夜晚,我毫无征兆地(我是说,没有大货车)就来到了这里——游戏《nightfall》的瑞欧力世界,拥有12颗月亮的星球。

    “人物面板突兀地在我的眼前弹开,一排数据让我知道自己已然变成了什么——我刚刚在游戏里创建的牧师角色:一名侍奉[亘古之光]的1级牧师,拥有着和另一个世界的我相同的名字,夏伯伦。

    “亘古之光,在瑞欧力九神中的中立善良者,永恒者、无门之门、千光之光、万古衔尾者,光明、知识、魔法与时间之主,显现为许许多多汇集光辉、彼此层叠的光球体。

    “才穿越不到1分钟,我就迎来了一个,对1级牧师绝对不可能的挑战——治疗十几个在火灾中重伤的伤员!

    “万幸的是——我自身就是一个人型异常,我惊讶地发现,【游戏玩家】的身份重塑了我身周的自然规律,游戏规则开始取代现实……”

    ——————————

    时间回到那个夜晚——

    在夏伯伦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异界的下一秒,他就被一只粗壮的手拎在空中!

    “你只能治疗一个人?”

    魁梧男人抓住小牧师的衣领,青筋凸起,将金发碧眼的小少年整个拎了起来。

    “我向您道歉……”近乎被提在空中的夏伯伦没有纤毫恐惧,他只是轻移视线,以免和男人对视。

    15岁少年纯净明亮宛若绿宝石的眼眸里,夹杂着许多不同的心绪。

    金发美少年的嘴角抽搐——记忆碰撞正让他承受着近乎针刺的头痛。汗水染湿了融化黄金色的头发,给精致如瓷娃娃却略显疲倦的脸蛋平添了几分秀色。

    在少年身边,高大的玛特鲁神父盯住魁梧男人,眼中燃烧着火焰:

    “杰克斯,这是警告,注意你的行为!你分明知道,这孩子几天前才刚刚掌握基础的神术,怎么可能让如此多的伤员痊愈?”

    杰克斯——那个拎着夏伯伦的健硕男人——喘了口气,将可怜的小牧师放到了地上,胡渣因为激动而微微发颤:

    “对不起,是我过于激动了……”

    夏伯伦沉重地喘着气。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不过几分钟,那些他未曾拥有过也不该存在的“记忆”正在喷涌而出:

    ——————————

    夏伯伦“想起”自己是被玛特鲁神父所收养的孤儿。

    他们像风中浮萍,没有固定的家。儿时的夏伯伦便跟随养父,乘着[闪电列车]和[飞快艇]游历了星穹王国的数个郡。

    少年“想起”几个月前,玛特鲁神父带着他来到了王国北部名为[风息镇]的边陲小镇,买下老屋改造成神殿——夏伯伦依记得,奸商在为废弃屋子报价时的恶心嘴脸,但养父脸上并无波澜。

    然而,无风的小镇好似上了发条的机器,严谨到近乎反常,不容许任何偏差和外来之物:

    每个镇民恪尽职守、按部就班,按时起床、就餐、工作、入眠。人人都像老实本分的螺丝钉,遵从固有的社交关系网络,完全无视两人的存在。

    异乡人的加入像是这个巨大齿轮中不和谐的杂音。

    许多个日子里,只有神父和夏伯伦二人坐在神殿窗前,沐浴着恬静的阳光。少年本以为门前至少会有讨要铜币和食物的乞丐,但他失算了:无风的小镇没有乞丐,精密的仪器从不容纳乞食者。

    亘古之光的神殿依旧冷清,老旧木门不堪重负地裂开,窗户被孩童丢的石头打碎,但银鬓的神父好像从不在意这些。

    几天前,第一次足以让玛特鲁银鬓颤动的事情发生了——夏伯伦于15岁成年当日,获得了神启,成为了亘古之光的牧师!

    他从此能够记忆和施展种种牧师神术,其牧师领域对应着亘古之光诸权柄中的【太阳】(又称【光明】)。

    ——这些记忆甚至比他在地球的记忆还要真实,昨日清晨镇前紫罗兰的芳香在记忆中清晰可辨。

    -----------------

    然而,就在刚刚,从未正眼看过他们的人们一窝蜂地涌入了神殿!

    ——史无前例的大火卷席了风息镇,有太多的伤员迫切需要神术医疗。

    在有如太阳般灿烂华美金发的少年面前,在早已被挤满了的小小神殿里,在神殿门口的空地上,在翡翠色月光的照耀下——

    疼痛带来的呻吟声此起彼伏,血肉因为烧灼而产生的恶臭味四处飘散。

    伤员已经过了简单的包扎,但真正能逆转伤势的是神术的抚慰。

    数十只眼睛正望着夏伯伦,除了极少数人——昏迷者无法看向救世主。

    在这个狂风肆虐的夜晚,大火一夜间卷席了偏远的小镇。

    当烈焰终于被骤雨扑灭,每一个重伤者和他们的家属都想起了镇子上那唯一能够施展治疗法术的施法者——

    那个他们平日里所忽略的、那个无人搭理的破旧神殿里的、那个与这个有着古怪风俗的偏远镇子格格不入的,名为夏伯伦的秀美少年,亘古之光的牧师。

    绝大多数神职人员都不是游戏性上的牧师职业。哪怕是1级牧师,也稀少而珍贵。收养了夏伯伦的养父玛特鲁,就没有真正的牧师等级。

    在号称魔法之国的星穹,法师、术士等奥术施法者相对常见,哪怕是这个无风的偏远小镇里也有一位血管里流淌着风暴魔法的术士。但他掌握的法术无法愈合创伤。

    只有夏伯伦的法术能够让肌肤痊愈、血肉新生。

    他是这边陲小镇唯一的希望。

    ——————

    “我这种专门用于收容神性实体的人型异常,在异世界居然成为了牧师,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夏伯伦在心中轻叹。

    思绪回到现实,牧师少年集中精力,用意念打开了脑海里的游戏数据面板——这是刚刚他发现自己所具有的能力。

    【法力值:2/4】(尚可施展一次一环法术)

    在低等级(1-4级),施法者法力非常有限。

    现在的夏伯伦,只要倾尽法力施展一环治疗法术,足够治疗……

    一个人。

    ·

    (注:尽管第一二章看不出来,但这真的是一个轻松愉快幽默诙谐的故事。)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