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牧师在收容神性诡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将心比心的坏处(上)

返回目录
    杰克斯,他居然是16级的冒险者?

    一位足以让盛名响彻尘世的冒险者,居然带着两个妹妹的孩子,低调地住在边陲小镇。

    信息在夏伯伦的脑中炸开——就像是他突然之间知道自己隔壁家时常来串门的山姆大叔,在《物理职业福布斯等级排行榜》榜上有名——如果真有这种排行榜的话。

    穿越的当晚,翡翠色月光下,夏伯伦曾经不满自己被杰克斯举起来了。

    而现在,他庆幸自己只是被举起来了。

    -----------

    “夏伯伦!”杰克斯一路小跑下坡,走到了牧师少年的身前,裹挟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酒气。阳光很明媚,男人的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

    看起来,虽然因为【时间定序】而受限于回合制,但除了夏伯伦外的其他人并没有从中察觉到任何异常——假如夏伯伦不试图在一回合内念完《宇宙巨校闪级生》的话。

    杰克斯(16级)的表现丝毫无法让人看出他是一名高级角色。这个男人看起来不擅长亲切地打招呼——

    他挠挠头,略有些拘谨地看了看夏伯伦,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似乎在斟酌用词。终于,在愣了片刻后,他才对着金发少年(2级)说到:

    “咳咳,永恒者在上,很难有什么言语能够表达我的感谢之情。你似乎对艾莉娅提供了一些魔法方面的指导,她现在正在兴奋地向我炫耀……用法术将你催眠了——幸亏你们的性别没有对调的,不然也许会引发不必要非议,哈哈哈哈。”

    杰克斯耸耸肩膀,用打趣的语言调侃到(讲不好笑的笑话一直是他的强项):

    “我为她——当然也包括自己——对你做的粗鲁行为感到抱歉。”

    面对感谢,夏伯伦优雅而不失礼貌地微笑:

    “我只做了最微不足道的事情。诚如永恒者所说——[灯塔仅能提供方向,真正征服旅程的唯有行路人的双脚]。

    小牧师恰到好处地引用了一句亘古之光名言,他在【宗教知识】技能上加了点

    ——因此编得足够快。

    某种意义上,诸神和鲁迅先生有许多相似之处,夏伯伦想。

    接着,夏伯伦面色归于严肃,又说到:

    “对了,杰克斯叔叔,就在刚刚,树林边接连蹿出了两只会动的稻草人。它们由稻草、木杆和麻布组成,脸是由麻布雕刻出来的可怖面容,锋利的爪子上泛着昏黄的暮光,能够自由行动,尖利笑声像是来自于恶魔。”

    杰克斯(16级)明显有些惊愕:

    “稻草人!异种魔像里的稻草人?

    “这么危险的构装体!?

    “它们居然出现在风息镇附近?”

    当杰克斯还是一名初出茅庐的冒险者,就曾经稻草人对战过,深知其强大之处。诚然,如今的他已是能和大魔鬼对剑的勇士,不会在意这种层次的敌人。

    但他知道面前的少年只是个刚刚才能施展神术的小牧师罢了,遇见这样的怪物必然凶多吉少!

    “它们很危险吗?”夏伯伦惊讶地问。

    “我以前见过这种构装体,它们全身都被灌注了魔法,远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脆弱,像饥饿的老虎一样可怕!普通的冒险者小队遇上两三只,往往需要考虑的是怎么逃跑。”杰克斯面容变得肃穆,认真地提醒到。

    “啊,原来稻草人这么可怕啊!”秀美少年恍然醒悟般地感叹到,精致白皙的脸蛋轻颤,“您没有记错吧?只是两只稻草人啊?”

    杰克斯五官轮廓逐渐变得像是刚硬的雕塑,因为他深怕夏伯伦不相信一个“普通嗜酒大叔”的话,所以直接详细地解说起稻草人的特性:

    “当然!相信我过去作为冒险者的经验——稻草人的爪子可不只能驱赶乌鸦,它们是由死亡魔法铸造的构装体杀手,它仅仅用超自然的凝视就能让敌人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

    清秀可人的小牧师若有所思地回忆,碧绿滴翠的双眸内上满是惊骇:

    “【恐惧凝视】?难怪···难怪它们看向我时,我能够感受到剧烈的恐惧从心头升起,海啸般的恐惧仿佛要压倒我。”

    杰克斯不由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它们刚才接近了你?这绝对不是刚刚能够熟练施法的施法者应该独自对抗的敌人!

    “它们没有攻击你吧?待会儿如果再次看见,千万不要接近它们!

    “一看见,就立即跑远。”

    知道稻草人接近了夏伯伦后,战士杰克斯继而又询问到:

    “对了,它们往什么方向去了。”

    男人一边问,一边四处张望。

    然后,他看见了夏伯伦伸出白皙纤细的食指,指向了——

    地上已经烧焦的稻草和碎木杆。

    “呃,在这。”夏伯伦(2级)答到,指了指地上的残骸,这次语气平静地像是无波的湖面,像是在说自己刚刚品尝了美味的冰淇淋。

    杰克斯(16级)愣了片刻,嘴角微微抽搐,表情稍显尴尬。

    他(花了一回合时间)喘了口气,又问到:

    “那另一只稻草人呢?”

    “呃,两只都在这。它们一起攻击了我。”

    小牧师非常努力地不让自己露出会被误以为意思是“就这?就这?”的神情。

    男人通过了一次dc10(难度等级10)的意志豁免以控制自己的表情,眼眸中掠过了些许思绪。

    身经百战的男人仿佛回想起了什么,让如磐岩似绷起的脸蛋放松,语气沉重了起来:

    “夏伯伦,不管是你还是艾莉娅,都超出了我的想象。”

    在杰克斯看来,一位不到半个月前才刚刚能够施展神术的普通牧师,绝无可能解决两只稻草魔像的威胁。

    但如果获得了永恒者(亘古之光)的眷顾,则凡事皆有可能!

    这没什么错,夏伯伦现在还能有一个脑袋两只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临时靠着“知识(经验值)的馈赠”从1级提升为2级。

    --------------

    金发小牧师夏伯伦刚才的“原来这两只稻草人这么可怕啊”倒也不是装的,听到杰克斯如此煞有其事地讲解稻草人的可怖力量,他的确惊骇不已——

    大概类似于,看到数学系博士在自己面前反复强调“乘除法特别难”、“难度远非加减法可以媲美”、“一次乘法运算堪比许多次加法”。惊骇无以言表,几度让夏伯伦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怪了。

    当一位西大陆排行前几的高级战士,在夏伯伦面前以夸张表情和手舞足蹈讲述恐怖怪物时,小牧师的第一反应是:

    在真实的瑞欧力世界,标准稻草魔像战力是不是和恶魔领主、元素亲王差不多?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