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牧师在收容神性诡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关于本书只要认为某事不可能就一定会发生的这件事情》

返回目录
    风更大了。

    暴风猛力将乱雨擒抱,狠狠地砸在石屋和地面上,好似无畏的野蛮人一次次将翡翠砸在墙壁上。

    如碎玉的雨滴在石灰岩上破碎,伴着清脆悦耳又解压的声响。

    雨帘挣扎摇晃,竭力掩盖纯白帷幕之下的疯狂。

    就好像是风本身,在回应异乡人的所作所为似的。

    -------------

    夏伯伦边跑边回忆着另一件事情:

    在之前和人群打交道时,夏伯伦还注意到了另一个人头顶危险的文字,在一大片【1级平民】之后。只是刚才时局紧迫没有提起。

    镇长托夫勒的头顶悬挂的文字,牧师少年足够眼熟——

    【2级邪术师】

    难道他就是伪装成自己养父玛特鲁袭击自己的邪术师?

    一个合理猜想出现在夏伯伦的脑海中,更多的信息验证了这个猜想——托夫勒的身上缠满了绷带,说明他不久前刚刚受了伤。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离开小树林回到镇子上后,被夏伯伦用【致伤术】重创的托夫勒就喝下一瓶珍藏的【治疗药水】——这瓶珍贵的药水是一次献祭后的神赐——否则重伤的他可能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快步奔跑,无视因为雨水打湿而黏在脸上的金发,少年牧师向身侧健硕英武的战士说:

    “杰克斯叔叔,我怀疑镇长托夫勒是之前袭击我的邪术师,可能性很高,务必小心他。

    “说不定,他就是整个镇子异常的罪魁祸首。”

    没有询问夏伯伦这么判断的原因,杰克斯点点头。

    感受到暴风雨反复鞭打自己娇小的身躯,名为夏伯伦的牧师少年接着道:

    “杰克斯叔叔,我们兵分两路吧。你带着安洛回家,保证艾莉娅的安全。

    “我先回神殿一趟,去找养父玛特鲁,将镇子上的怪异告诉他,然后我们马上到你的新家会和。

    “我(夏伯伦)、玛特鲁、你(杰克斯)、安洛、艾莉娅,风息镇仅有的5个异乡人必须合作,最好不要让任何人落单。”

    小牧师担心,刚才铁皮书设下的“异乡人呼吸犯罪”这条法令是在全镇范围内生效的,那自己的养父玛特鲁神父随时都有危险!

    他无法肯定这条法令是否随着铁皮书被破坏而终止。

    而且除了广场上的十几二十来本外,危险的铁皮书早已遍布了整个风息镇,它们随时可能编辑任何法令,铲除作为不稳定因素的异乡人。

    在种种异常涌现的当下,最安全的策略自然是“5个人聚在一起”。

    杰克斯为任何台面上的危险和直接的战斗威胁提供了不低的武力保障,而夏伯伦和艾莉娅的魔法在当下也必须尽可能地利用起来。

    衔尾者保佑,大家,一定要好好的啊。牧师少年在心中祈祷。

    前世从小受到的训练,让夏伯伦本能地会去保护无辜者,以及······

    接受“必要的牺牲”。

    -----------

    三位异乡人又同行奔跑了一阵。

    于暴风雨下,三人分道扬镳。

    临走之前,金发的小牧师留下一个“确认身份的后手”和“简易的求救手段”。

    接着,杰克斯牵着外甥安洛的手,向着家里跑去。

    夏伯伦则径直奔向亘古之光神殿——他和养父玛特鲁的住所。

    安洛眼见小牧师远去,见那个清秀可人却冷静沉着的身影,最终没于风雨帷幕之后。

    这是他第二次救他。

    银发的男孩转头——雨水也打湿了他银白如雪的秀发——看向自己的舅舅杰克斯,用夹杂诸多情愫的沉重语调道:

    “舅舅,我们有办法联系上异常收容组织[庞格罗斯公司]吗?

    “也可以通过奥法联合会会长理查德叔叔,或是艾莉娅的老师邓肯联系上他们。

    “[公司]的成员才是调查和收容超自然怪异的专业人员——尽管他们没能阻止[5-08]替换掉妈妈和其他人,执掌地上四方的列国,但至少可以让这个镇子正常起来吧。

    “倘若,镇子里恰好有[公司]的调查员就好了。”

    说到这,安洛的声音细若蚊呐。

    银发如雪的正太也知悉:

    这么小的镇子里,恰好有[公司]外勤特工的概率实在太过渺茫,可以忽略不计。

    为什么自己会幻想这种,不可能的事呢?

    -----------------

    风息镇,简陋的亘古之光神殿里。

    一位兼具前[庞格罗斯公司]外勤特工和亘古之光教会神职人员双重身份的老人在纸上疾书。

    夏伯伦的养父、教士玛特鲁按照[公司]的格式,为异常空间[3-075]文件增添了备注。

    “编号:3-075······”

    完成之后,玛特鲁站起身来。

    背后传来了声音。

    有人在爬楼梯。

    只不过,3个爬楼梯的“人”由木头、稻草、破碎的布条和秸秆构成。

    它们奉命来铲除“不稳定的因素”。

    玛特鲁身披绣着无数光球图案的祭袍,脸庞轮廓刚硬,银发银鬓,身体挺拔。他颧骨突出,面容坚毅,身板高大,肩膀宽而有力。他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站立的山岳,只是山巅满覆霜雪。

    玛特鲁似乎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

    或者,听到了但未在意。

    他只是看向墙面的画像——

    画中描绘的,是一座沐浴于晨曦中的庭园:

    清醴的喷泉折射出太阳的七色。

    银白色的鸟儿飞翔在空中。

    记载着凡人难以触及学识的卷轴散落在绿茵上。

    由无尽光辉构成的完美光球体层层叠叠,悬浮在庭园中。

    油画中描绘的地点在超物质的形而上的位面中。它位居【主物质位面】之外、由思想和理念构成的【众星之海】(星界)深处——

    【永恒庭园】,亘古之光的神国,沐浴在永恒晨曦中的园林。

    “我知道你能听见的,永恒者、千光之光、无门之门、文明众生的智慧之火。”

    玛特鲁自言自语起来。

    但他知晓他不是自言自语。

    他的听众在缥缈星界中,在星海中漂浮的形而上的外层位面里,在广袤银色精神海洋的深处。

    “永恒是什么?自从离开了[公司]后,我有时也不禁去想这个问题。”

    而也就在这时,第一只稻草人爬上了楼梯。

    第二只稻草组成的构装体杀手,跟在它的身后。
特别提示:
    用APP阅读,无烦人的广告!赶快下载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