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牧师在收容神性诡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三章 神的天敌,夏伯伦

返回目录
    王收回投向【主物质位面】的视线,没有继续理会凡人曾通过预言魔法窥探祂的事实。

    祂有更重要的事情。

    黑色君主一卷战袍,从王座上起身,走过锈迹斑斑钢铁铸就的地板。金属靴和金属地面撞击,发出铿锵有力的碰撞声。

    不仅之后,王将发动一场战争,夺下【主物质位面】一颗行星中一块大陆上一个王国的一座城市,一座被被誉为“西大陆皇冠上的宝石”的奥术之城。

    台阶之下,千锤百炼的军队严阵以待,正等待着多元宇宙最伟大的王检阅——

    战角吹响,覆甲的大地精排出整齐的队列,行军于【修罗场】的坚铁地面,那铁石般的大地回荡起成百上千的战靴轰鸣。大地精骑兵们胯下的座狼磨着牙齿,投石机和火炮遍布军阵,熊地精的组成的突击队紧随其后。

    壮硕如山,一只只山丘巨人、霜巨人、火巨人、云巨人高举兵器,高唱军歌。巨人们的高歌回荡不休。他们身后的食人魔、双头巨人、废陋巨人等诸多亚巨人也一同将手中的武器举向高天,引吭高歌。

    振翅高飞,红龙、黑龙、绿龙、蓝龙、白龙、深龙、梦魇之马、佩利冬角鹰、骑着鹫马和狂暴蝙蝠的骑士、飞空艇,一个个翱翔天际的单位划破修罗场昏暗的天空,环绕黑铁铸就的空天母舰。巨龙们喷吐出龙息,用烈焰、寒霜、闪电、强酸、孢子、氯气占领天空。

    东大陆的帝国奉王为至高的君主,大地精们奉王为唯一的真神,无数巨龙和巨人忘却了它们种族之间的千年战争,共同臣服于王的战袍之下。

    士兵中有瑞欧力行星的英豪,也有来自亿万里外其他星球的勇士——

    王的威名不仅局限于【主物质位面】的一颗星球,而曾在群星之间被传颂。

    王是东大陆的“神皇陛下”,也是地上一切王的王,一个个不同的世界都曾臣服于王的神座前。

    士兵中有尚还活着的骁将,也有千年前恢弘战役中死去的英灵——

    他们死后的灵魂穿过了位面的隔阂,以【祈并者】的形态来到了王的神国。

    他们还活着时,将自己的所有青春贡献给正统的军事训练:婴儿时代听到的童谣是冲锋的战歌,舞蹈的步伐中则是军事列队的铿锵脚步.

    他们死后,仍将继续拿起武器,为王进行永恒征战。死亡才是永恒圣战的开始,人世的数十上百年,不过是无休兵役中微不足道的起始阶段。

    这支军团不是恶魔主君麾下无能的乌合之众,也不是魔鬼大公麾下孱弱的地狱军团。它是一位伟大真神的利刃。

    ······

    王,这位统御三军的黑甲神祇能感觉到,刚才窥探自己的仅是一个弱小的凡人。

    窥探者并非将世界根基握于掌中的强大施法者,或是骁勇无匹的英杰。只是通过预言仪式法术,侥幸地和祂建立起联系。光是跨越位面的天堑投下凝视,其中的精神威压和神力显现的黑色炽焰,就已经让这个弱小的凡物陷入濒死。

    但出于万分的严谨,和远超凡物直觉的疯狂预警,身为九神之一的漆黑君王依旧强行击穿了【上古盟约】的限制,投下未曾留手的【生杀予夺·生命剥夺】,彻底让这个凡人灰飞烟灭。

    频繁地以这种形式强行展现超凡神力干涉现实,会导致他在未来一段时间受到更多来自【上古盟约】禁制的限制。

    正如黑皇帝预料的那样,在真神的【神性知觉】中,再也感受不到纤毫亵渎者的迹象——

    这毫无疑问说明,渎神之人的躯体已然灰飞烟灭,而就连灵魂也湮灭于虚无中。

    没人会记得渎神者的死亡——因为,忤逆王而被抹杀的英雄将被世人所遗忘:

    从未结婚过的丈夫将发现家中多出了女性的衣物。

    没有生母的儿子,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凭空出生的。

    就好像忤逆王的人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王是威能无匹的神,曾指挥过时间起点生灵和亡者的创世之战。

    王是宇宙中的第一位王,其从虚无中创造了国家的概念,统御着历史和现在、每一颗星球的每一位君主。

    哪怕是寻常的成年巨龙、大魔鬼、元素亲王,不设防时也难以抵御刚才的攻击。

    而如此弱小的凡人,又怎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可能性,在刚才的攻击中幸存呢?

    ----------------

    鲜红和漆黑终止了。

    现实和幻梦的边界再度泾渭分明。

    夏伯伦从梦中苏醒,睁开双眼。

    【一位伟大存在向你投下视线】

    【你受到了心灵、火焰、黯蚀伤害】

    【生命值降为0,你陷入了濒死状态】

    【特性“渎神者”已觉醒】

    【你受到超凡神力“生杀予夺”的影响······】

    【你免疫了“生杀予夺”的影响】

    【你免疫了“神性知觉”对你的感知】

    下不来了隐隐感受到,与生俱来的神秘力量在生命遭到危险的刹那被唤醒,在他的灵魂与血肉中流淌,救下了他。

    “虽然可能晚了一拍,但还是在真正掠夺我生命的攻击之前来了······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应该——

    “完全不会受哪怕一点点伤了。

    听见屋外的打斗声,忍着剧烈的头疼,隽秀的小牧师夏伯伦强支起身子,汗水让金色发丝贴紧了额头。他回忆起刚才通过【鉴定术】获取的讯息。

    然后,夏伯伦打开了“数据面板”,将目光转移到数据栏的最下面。

    一个新的特异能力已然陈列于此,象征昔日的奇迹已经跨越世界的壁障,从地球来到了瑞欧力星球——

    【渎神者:除非自愿接受,否则你无视所有直接来自神性实体的效应和造物,且能够通过接触随意驱散/压制这些效应和造物功能而无需动作,包括一部分持续时间为“立即”的效应(神术源于施法者自己的理念信仰,因而不视为直接来自神祇的效应)。此外,你也可以通过接触来伤害神性实体······】

    看见前世的秘密第一次以数据化的形式体现,夏伯伦有些恍然。

    在夏伯伦庄公梦蝶般缥缈的记忆中,他来自一个蔚蓝色的星球,这颗美丽星球的平静水面下暗流涌动。

    在地球,他服务于一个对抗、收容、消灭超自然威胁的组织,行于影中,戍卫人类。

    当夏伯伦还是受精卵时,便被当做人类的守护者而接受改造。

    他是用于对抗最危险异常的异常人型。

    从出生起,他就日复一日地接受训练,学习控制与生俱来的力量。

    他被教育去:

    拯救周围尽可能多需要帮助的人类,

    接纳“必要之恶”和“必要的牺牲”,

    衡量损失的代价以最有效率地守护他人,

    在自己遭遇任何怪异现象时进行严密的解析和逻辑推演,

    使用文字记录辅助思维,

    ······

    以实现与生俱来的使命——

    收容神性实体。
特别提示: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