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牧师在收容神性诡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玛特鲁/危险迫近/成长

返回目录
    想到这里,摄政王拉多米尔·仲冬的脑海中,不禁出现了一幅图景——

    他当着成千上万王公贵族的面,在无数人的庆贺和赞美声中,将银白色的冰雪王冠戴到头顶,坐在本该属于自己的王座上。

    于是,他们详细地计划好:由什么人选,以何种方式,秘密地将[破星会]背后的支持者,王子等3位隐藏身份的王室成员的情况,透露给低语暗梦教团。

    拉多米尔·仲冬相信,在这秘密的房间内,没人听到他和幕僚的谈话。

    摄政王沉浸在登临王座幻想的喜悦中,却浑然没有意识到——

    房间墙壁上,那由纯银制作、凋刻成太古银龙仲冬形状的装饰,全程听完了他们的对话,静默无言。这银龙仲冬凋塑的龙眼中,闪过了一抹光亮。

    与此同时,千层都市虹堡的800层,水银街6号的一栋房屋内。

    这是整个虹堡800层可供租赁的房屋中最好的——房子正贴着虹堡800层朝南的边缘,能够见证日月星辰的东升西落。室内有一个专门的骷髅仆人,可以负责洗衣做饭等简单工作。

    一位身披绣着无数光球图桉祭袍的老神职人员,靠在沙发上。摄政王拉多米尔·仲冬和幕僚的谈话跨越了200多层的距离,径直传入了老人的耳中。

    ——老人有着如雪银发、突出颧骨、坚韧面容、高大身板,以及和年龄不匹配的明亮童眸,像是一座站立的山岳,只是山巅满覆霜雪。

    他便是,夏伯伦的养父,玛特鲁。

    玛特鲁在袖子里掏出了一个亮银色的鳞片,轻轻敲击,鳞片便发出了一串录音,正是摄政王和幕僚的对话。

    他将这串对话录了下来!

    玛特鲁将银色的鳞片放入信封,作为匿名信件投入邮箱,收件人是[破星会]会长,他的养子,夏伯伦。

    完成这一切,玛特鲁回到室内,看向他挂在墙面的画像——

    画中描绘的,是一座沐浴于永恒晨曦中的庭园:

    清醴的喷泉折射出太阳的七色,银白色的鸟儿飞翔在空中,记载着凡人难以触及学识的卷轴散落在绿茵上,由无尽光辉构成的完美光球体层层叠叠,悬浮在庭园中。

    “亘古之光,所托之事,我已行了。”

    玛特鲁口中喃喃道。

    ··············································

    与水银街6号仅隔着一两条街的位置,一栋通体纯白的大理石建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分外华贵,纯净又高洁。

    这里是原[庞格罗斯公司]13号站点,现[破星会]总部。

    建筑的三楼,[破星会]会长夏伯伦坐在办公室内,看向空气中仅有自己能看见的数据——

    【等级:15级牧师】

    【经验值:9000/15000】

    【八环牧师神术列表:反魔法力场、次元锁、地震术、圣洁灵光、辨知位置······】

    【[破星会]的传说度已在世界范围内达到第四级】

    “直接达到第四级了?看起来之前和福林·涡轮对峙,加上公开挑衅邪神,真的有效果!”

    近期,夏伯伦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上【知识逐人】能力最大的用途,就是在团队中不断地帮助团队成员快速升级。

    许许多多加入了[破星会]的职业者,都发现自己在实战中的提升速度是过往生涯中无数倍。

    在夏伯伦的“指导”下,以往绞尽脑汁也无法解析的法术一下子就掌握了,过去费尽全力也不熟练的武术招式轻易就能熟稔。

    新闻媒体都在关注我挑衅低语暗梦的事情,而在内部人员眼里,我是堪比“百授凯多”的名师。夏伯伦在心中打趣道。

    前段时间,[破星会]在月湾大桥下创下壮举,无数报社争相报道。这段时间里,许许多多的超凡组织和个人冒险者团队都对[破星会]刮目相看。

    世界各地,多名被悬赏的低语暗梦信徒被猎杀,想要加入[破星会]的申请络绎不绝。

    夏伯伦在数据面板上清点组织成员名册,越看越是吃惊,翠绿的童眸里半是欣喜,半是惊讶:

    “这才没多久啊,[破星会]竟然有这么多人才了吗?”

    如今,[破星会]内,职业等级达到10级及以上的职业者,已经超过了15人。包括他自己、安妮薇、默拉、尼莫、圣武士阿尔维斯、杀手小姐蒂罗尔·诡影、前阵子升到10级的蜜雪儿等等,还有多位和夏伯伦没那么熟的成员——包括[机械教会分裂者]的人和近期的新加入者。

    那些申请加入[破星会]的成员,要么是独立的冒险者,要么来自于其他超凡组织。许多人都在“星之灾难”中失去了自己的亲人或朋友,丧失了自己的家园。而他们所在地区的警察部门的超凡组织无法为他们伸张正义,于是[破星会]成为了他们光。

    还有一些人完全就是[护门人]等超凡组织的成员,只是借用[破星会]的招牌行动,以免牵连太多。夏伯伦对此也完全笑纳。

    夏伯伦走到办公室门前,打开门,看着外面人来人往。比起[破星会]刚刚建立时,现在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人们或是攀谈,或是研讨局势,或是抱着文件走过,或是研习魔法。

    “夏伯伦会长,这是给您的信。”比拉隆见到夏伯伦,欢快地小跑过来。

    自从母亲的事情解决后,这个法师学徒大男孩现在见到夏伯伦都是笑容满面。

    比拉隆将信件递给夏伯伦。

    “这里面夹杂一块银龙的鳞片,那边的人收件后担心信件里隐藏了什么陷害会长您的魔法陷阱,所以扣了下来,检查了两天。现在已经确定没有问题了。”比拉隆说。

    夏伯伦接过信封拆开,里面只有一张纸和一块银色的龙鳞。

    纸上用刚硬有力的文字写道:

    “听听里面的内容,和杰克斯他们一家有关。”

    看见纸上的文字时,夏伯伦心头一动,隐隐地觉得这纸上的笔迹有几分眼熟,字母的笔锋像是冰川一样刚健有力。

    想到这里,摄政王拉多米尔·仲冬的脑海中,不禁出现了一幅图景——

    他当着成千上万王公贵族的面,在无数人的庆贺和赞美声中,将银白色的冰雪王冠戴到头顶,坐在本该属于自己的王座上。

    于是,他们详细地计划好:由什么人选,以何种方式,秘密地将[破星会]背后的支持者,王子等3位隐藏身份的王室成员的情况,透露给低语暗梦教团。

    拉多米尔·仲冬相信,在这秘密的房间内,没人听到他和幕僚的谈话。

    摄政王沉浸在登临王座幻想的喜悦中,却浑然没有意识到——

    房间墙壁上,那由纯银制作、凋刻成太古银龙仲冬形状的装饰,全程听完了他们的对话,静默无言。这银龙仲冬凋塑的龙眼中,闪过了一抹光亮。

    与此同时,千层都市虹堡的800层,水银街6号的一栋房屋内。

    这是整个虹堡800层可供租赁的房屋中最好的——房子正贴着虹堡800层朝南的边缘,能够见证日月星辰的东升西落。室内有一个专门的骷髅仆人,可以负责洗衣做饭等简单工作。

    一位身披绣着无数光球图桉祭袍的老神职人员,靠在沙发上。摄政王拉多米尔·仲冬和幕僚的谈话跨越了200多层的距离,径直传入了老人的耳中。

    ——老人有着如雪银发、突出颧骨、坚韧面容、高大身板,以及和年龄不匹配的明亮童眸,像是一座站立的山岳,只是山巅满覆霜雪。

    他便是,夏伯伦的养父,玛特鲁。

    玛特鲁在袖子里掏出了一个亮银色的鳞片,轻轻敲击,鳞片便发出了一串录音,正是摄政王和幕僚的对话。

    他将这串对话录了下来!

    玛特鲁将银色的鳞片放入信封,作为匿名信件投入邮箱,收件人是[破星会]会长,他的养子,夏伯伦。

    完成这一切,玛特鲁回到室内,看向他挂在墙面的画像——

    画中描绘的,是一座沐浴于永恒晨曦中的庭园:

    清醴的喷泉折射出太阳的七色,银白色的鸟儿飞翔在空中,记载着凡人难以触及学识的卷轴散落在绿茵上,由无尽光辉构成的完美光球体层层叠叠,悬浮在庭园中。

    “亘古之光,所托之事,我已行了。”

    玛特鲁口中喃喃道。

    ··············································

    与水银街6号仅隔着一两条街的位置,一栋通体纯白的大理石建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分外华贵,纯净又高洁。

    这里是原[庞格罗斯公司]13号站点,现[破星会]总部。

    建筑的三楼,[破星会]会长夏伯伦坐在办公室内,看向空气中仅有自己能看见的数据——

    【等级:15级牧师】

    【经验值:9000/15000】

    【八环牧师神术列表:反魔法力场、次元锁、地震术、圣洁灵光、辨知位置······】

    【[破星会]的传说度已在世界范围内达到第四级】

    “直接达到第四级了?看起来之前和福林·涡轮对峙,加上公开挑衅邪神,真的有效果!”

    近期,夏伯伦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上【知识逐人】能力最大的用途,就是在团队中不断地帮助团队成员快速升级。

    许许多多加入了[破星会]的职业者,都发现自己在实战中的提升速度是过往生涯中无数倍。

    在夏伯伦的“指导”下,以往绞尽脑汁也无法解析的法术一下子就掌握了,过去费尽全力也不熟练的武术招式轻易就能熟稔。

    新闻媒体都在关注我挑衅低语暗梦的事情,而在内部人员眼里,我是堪比“百授凯多”的名师。夏伯伦在心中打趣道。

    前段时间,[破星会]在月湾大桥下创下壮举,无数报社争相报道。这段时间里,许许多多的超凡组织和个人冒险者团队都对[破星会]刮目相看。

    世界各地,多名被悬赏的低语暗梦信徒被猎杀,想要加入[破星会]的申请络绎不绝。

    夏伯伦在数据面板上清点组织成员名册,越看越是吃惊,翠绿的童眸里半是欣喜,半是惊讶:

    “这才没多久啊,[破星会]竟然有这么多人才了吗?”

    如今,[破星会]内,职业等级达到10级及以上的职业者,已经超过了15人。包括他自己、安妮薇、默拉、尼莫、圣武士阿尔维斯、杀手小姐蒂罗尔·诡影、前阵子升到10级的蜜雪儿等等,还有多位和夏伯伦没那么熟的成员——包括[机械教会分裂者]的人和近期的新加入者。

    那些申请加入[破星会]的成员,要么是独立的冒险者,要么来自于其他超凡组织。许多人都在“星之灾难”中失去了自己的亲人或朋友,丧失了自己的家园。而他们所在地区的警察部门的超凡组织无法为他们伸张正义,于是[破星会]成为了他们光。

    还有一些人完全就是[护门人]等超凡组织的成员,只是借用[破星会]的招牌行动,以免牵连太多。夏伯伦对此也完全笑纳。

    夏伯伦走到办公室门前,打开门,看着外面人来人往。比起[破星会]刚刚建立时,现在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人们或是攀谈,或是研讨局势,或是抱着文件走过,或是研习魔法。

    “夏伯伦会长,这是给您的信。”比拉隆见到夏伯伦,欢快地小跑过来。

    自从母亲的事情解决后,这个法师学徒大男孩现在见到夏伯伦都是笑容满面。

    比拉隆将信件递给夏伯伦。

    “这里面夹杂一块银龙的鳞片,那边的人收件后担心信件里隐藏了什么陷害会长您的魔法陷阱,所以扣了下来,检查了两天。现在已经确定没有问题了。”比拉隆说。

    夏伯伦接过信封拆开,里面只有一张纸和一块银色的龙鳞。

    纸上用刚硬有力的文字写道:

    “听听里面的内容,和杰克斯他们一家有关。”

    看见纸上的文字时,夏伯伦心头一动,隐隐地觉得这纸上的笔迹有几分眼熟,字母的笔锋像是冰川一样刚健有力。
特别提示: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