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学院:开局成了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突然立起的flag

play
next
close
自动播放×
听书 - 超神学院:开局成了凯莎的白月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白枭站在神圣凯莎的卧室房门前,做了无数次深呼吸来平复心情,到底该怎么说才能既完整不差的把事情说清楚还能不让神圣凯莎担心呢。

白枭紧急呼救:系统,统哥,统爷,救命啊。

【别喊了,我给你在墓地定好位子了,你现在去都不用排号】

白枭掀桌:谁差墓地位置啊,那死都死了我还管你给我埋哪?(╯‵□′)╯︵┻━┻

【哦,那你继续喊吧】

白枭:别啊统,你有那么多保命的家务事,难道就不能扩充一下职能搞一搞情感方面的吗?

【是的不能】

白枭:

白枭竖中指(手动打码):垃圾系统。

【承让承让,废材宿主】

白枭对于自己这咸鱼系统是真的绝望了,罢了罢了,横竖都是一刀,来吧。

鼓足勇气,白枭抬手欲敲门,却在触及的一瞬间,房门被拉开,天基王鹤熙站在门前无奈的看着白枭。

“我的枭啊,你在门口站了可有会儿,有什么这么事这么难以启齿吗?”

白枭看到鹤熙在凯莎这里,感觉仿佛看到了圣母玛利亚在世,不对是佛祖圣光显灵,诶,好像也不太对,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救了!

“师傅,我好想你,我前两天做梦还梦到你了。”

白枭秒换了张脸,可怜巴巴的望着鹤熙。

鹤熙一瞅这模样,呵,信他个鬼哟,这小子指定惹祸了。

但在凯莎面前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拍拍白枭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不会有事的。

凯莎看着白枭和鹤熙的亲近,很高兴却又隐隐有些不大舒服的感觉,不过她全当是因为白枭长得太像夜明了。

白枭一脸乖巧的将事情陈述了一遍,着重渲染自己的感想,在救人和遇到莫甘娜这件事上恨不得十五个字之内直接带过:遇到了战友,解决了一些敌人。

不过凯莎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她立即捕捉到了白枭话语中的模糊点:“敌人?难不成你遇到莫甘娜了?”

白枭震惊:靠!神圣凯莎这思维是有多跳跃?他还什么都没说啊。

凯莎看着白枭那一瞬的微表情,心里了然,不过她相信凉冰还不会那么丧心病狂的伤害白枭。

白枭看着凯莎换了条腿翘着,手轻抵在脸庞似在思考着什么,阳光探入房间,攀上了她的肩膀,似将她温柔抱入怀中。

正所谓美人如画,凯莎作为基因最为优质的大天使,自然是明眸皓齿,美得不可方物,不过现在的白枭可没有什么欣赏的心思。

白枭惊悚:她是不是盘算着送我百年地牢体验卡呢?还是说有更可怕的惩罚方式?唔真是可怕的女人,要罚便罚,咋还酝酿上了。

白枭转移视线,一脸无措的望着鹤熙:快救我,快救我。

鹤熙是真无语了,这多大点事,她还以为白枭又把夜明的坟炸了呢,上一次炸坟的事她都没敢跟凯莎说,好在口不大她赶紧补上了倒是没被发现。

现在还不确定白枭到底是不是夜明,若是那自然是无伤大雅了,毕竟如果是夜明别说是把自己坟炸了,他就是把梅洛天庭大厅炸了,凯莎也只会关心他有没有受伤。

但是!如果白枭不是夜明,那事情可就严重了,凯莎是真的会下狠手的,给白枭揍到半身不遂都是轻的。

白枭:【不明所以jpg】

鹤熙:【心有余悸jpg】

凯莎其实并没有思考白枭隐瞒的事,她是在盘算该如何培养白枭才不会辜负夜明,而且当务之急是需要为白枭增加声望。

天使寻的事无疑证明了梅洛天庭小辈们不喜白枭的情况比她预料中的要严重,在凯莎眼里,没有人有资格嫌弃白枭,但如果一味只用她的威压去震的话,怕是只能治标不治本,还容易加重隔阂。

正思考时,鹤熙轻轻唤了她一声:“凯莎。”

“嗯?”

“白枭胆小,看你不说话估计都得想好万字检讨了。”鹤熙开玩笑道。

凯莎闻言看向白枭,果然见他蔫蔫的,好像生怕她发火。

凯莎迷茫:她觉得她在白枭这也挺温柔的啊,这孩子怎么这么怕自己呢?

如果白枭能听到凯莎的迷茫的话,一定会感到无奈,这女人心情不错的话倒还能说话,心情一差,那真是分分钟拿你开涮,惹不起啊惹不起。

凯莎露出一丝笑容:“白枭,这里没你事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嗯?嗯,谢谢凯莎女王,那我走了。”

白枭溜得那叫一个快,话音刚落人就已经消失在屋内,看来真是生怕神圣凯莎反悔啊。

凯莎对此也只能笑着摇摇头。

“鹤熙,你说我该如何才能不辜负他呢。”

鹤熙微微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夜明,她想了想回答道:“凯莎,你的威望是梅洛最高的,如果你愿意亲自带着白枭,我相信大家会有改观的。”

“可白枭似乎很怕我。”

“第一印象可能是有些不好,但时间会证明您是温柔的女王,白枭不是体会不到温柔的孩子。”

“说起来,你们的关系真的很融洽,我很欣慰,辛苦你了。”

鹤熙摇摇头:“没有的事,白枭是很乖很可爱的,和他在一起都感觉不到孤单了,有些时候甚至只是单单看着他做事都会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说着鹤熙陷入了回忆,无意识的勾起嘴角。

凯莎见状倏地明白了鹤熙今日特地卡点前来的目的,想来也是算好了白枭回来的时间吧。

“我不会阻拦的,你不必顾忌什么,鹤熙。”

鹤熙一愣,抬眼对上凯莎透彻的眼眸:“不,我没有”

“鹤熙,我几万年前就已经很清楚的,白枭是白枭,夜明是夜明,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当年的事我又不是看不出来。”

女性对于同性目光的敏感程度可高于男性,这事夜明或许都不知道,但同为女天使的凯莎不可能看不出来,当年不说不过是因为夜明给足她安全感。

夜明在旁人那永远都是高贵谦逊自信且强大的贵公子,但在她面前夜明只是一位深爱着自己男天使,一秒看不到自己都会沮丧的少年。

鹤熙听着却有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凯莎你可别随随便便就立誓啊,那白枭还真就有可能是你那朝思暮想的夜明,这万一真是了,她再已经下手了,怎么的,这是准备好姐妹一起共享吗?

等鹤熙和凯莎大概制定了培养方案后,一回到自己的王宫,远远就嗅到食物的香气,走进一瞧,嗯,白枭这地主家的傻儿子乐呵呵的吃着米饭配着铁板烧。

白枭见鹤熙回来,含着饭挥挥手:“师傅来吃点啊。”

鹤熙看着白枭那嘴角都蹭上酱汁的傻样,沉默了,不禁想要捂脸:夜明啊,你给我点暗示行么?这白枭真的是你吗?真的吗?他咋能憨成这样呢。(T▽T)
特别提示:
    本站部分小说仅支持APP阅读,请大家下载APP免费阅读!


上页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