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学院:开局成了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凯莎是个大冤种?

play
next
close
自动播放×
听书 - 超神学院:开局成了凯莎的白月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最终在白枭的‘委屈’下,彦喜提三万字检讨书。

拿着交谈书,彦感慨,她真是身体力行的检验了凯莎女王的偏心程度,换别的男天使,神圣凯莎不反送你一刀就很仁慈了,换到白枭这,就变成了:

神圣凯莎:什么,调戏白枭?你的思想不纯粹啊,禁欲吧。

彦觉得自己这是不能卸任,不然她严重怀疑神圣凯莎会送她小黑屋体验卡。

彦垫垫手里的检讨书,微笑着,但如果觉得自己会这容易就吃瘪,那白枭可想得太美了。

白枭乐呵呵的离开神圣凯莎的寝宫,准备回家了,而彦守株待兔已久,等白枭一进家门套上麻袋就给扛走了。

等视线恢复光明,白枭一脸懵的看着笑得‘温柔’的彦。

“来,小白枭,写吧。”

彦将纸笔放到白枭面前,单手抵着纤腰,静静的望着他。

由于白枭是坐着而彦是站着,那修长笔直的白腿就那样摆在白枭面前,唤醒了他被天基王爆踹那段时光。

嗯,女天使的腿一个比一个白,但踹起人来,诶嘿,一个比一个狠。

彦本以为白枭还会喊救兵,结果这小家伙真就乖乖的写了,还特意注意描摹了下她的笔记。

看着白枭勤勤恳恳的样子,彦心里这些许的小憋屈也随之烟消云散了,她估计白枭也没料到凯莎女王会真罚,想必听到罚令下来他也挺慌吧,毕竟白枭一直都是很温柔的孩子。

白枭努努力力写着,他真没想到神圣凯莎对于感情之事看得这么严重,只是想皮一皮,没想到这一皮反而给彦皮坑里去了,怪他怪他,写就写吧。

写好后,趁着递检讨书的功夫,白枭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彦的脸色:“彦,你生气了吗?”

彦被问一愣,反应过来白枭这是要哄她了,立即板起脸:“那若是生气了,你会如何?”

白枭有些窘迫:“我请你吃饭做赔罪可以么?”

彦眯眼:“就一顿啊。”

白枭连连摇头:“不不不,你想吃的话我随时都愿意为你做。”

彦看着白枭那紧张的样子,实在是绷不住了,咯咯乐起来:“好啦,别紧张,我没那么小心眼,不过饭还是要吃的,走吧。”

“嗯,好。”

白枭的厨艺可谓一绝,彦不过吃过一次便难以忘怀,她打量着正认真为她准备铁板烧的白枭,说实在的,白枭在各方面没得挑,但就是这性格太过温顺了,跟头小绵羊似的。

“白枭啊,你能凶一点么?”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凶一点比较好?”白枭疑惑的看着彦。

彦叹口气:“你这样的脾气很容易被欺负的。”

白枭摆摆手:“不会的,不是梅洛天庭的天使跟我龇牙我会抽死他的。”

彦挑眉:“是么?你确定能做到?”

白枭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彦却难以相信,就白枭这个软糯糯的性子鬼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还是她多看着点吧。

彦的时间很宝贵,吃过赔罪饭后不久她便收到了凯莎女王的召令,匆匆离去。

白枭将自己的大脑放空了一会儿,他知道全梅洛的天使都在忙忙碌碌的工作,除了他,彦目光中的遗憾和失望他不是感受不到,只是难以回复。

白枭合上双眼躺在草地上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但似乎来了不速之客。

耳边传来不熟悉的脚步声,他侧首望去,半眯的眼打量着这位眼生的天使,她似乎很是拘谨。

“你找哪位?”

“找你。”

“有事?”

白枭平淡的语气与当时截然不同,一双冷冽的眼眸静静的打量着自己,哪有几十年前初见时的温和与平易近人。

“我是来道歉的,对于五十多年前的我那愚蠢的斥责向您致歉,请原谅我鲁莽的行为,如果对您造成了伤害,我愿接受您的怒火。”

这一言让白枭想起来那些本主观竭力遗忘的记忆,这人是天使寻吧。

刚履行完处罚的天使寻静静等待着白枭的审判,他似乎在思考着如何报复,但随着一声叹息,白枭的眉目温和了些。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再提起那件事了,作为梅洛天庭的一员,我不可能对你挥刃,所以那些不好的回忆就让它都随着时间淡忘吧,我们依旧是可以彼此信任的战友,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

白枭能怎么办,都是梅洛天庭的战士,他一个男人是能就因为几句讽刺就胖削人家兢兢业业的女天使一顿还是能怎的,况且她说的也无错,以天使的审批标准,他白枭确实是个废人。

“请回吧,无需在意了。”

天使寻看着白枭重新合上双眼,知道这是逐客令了,相比于白枭的忍让,知道对方身世的天使寻更情愿白枭发泄出来。

但白枭拒绝交流,天使寻也毫无办法,只能一步三回头的离去了。

白枭在思考要不要做出改变:系统,我想过平凡的生活。

【你改变不了现实】

白枭蔫蔫的点点头,确实,出生定了命运,作为天昭王夜明的后代,他没得选择,唯有奋力拼搏去做到不毁父亲名望之事。

【要做出改变吗?】

系统平静的声线中蕴藏着惊喜,哎妈呀,白枭这条大咸鱼终于知道努力了?【感动JPG】

不等白枭做出回答,他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神圣凯莎穿着白衣正浅笑着看着他,琥珀色的美眸静静的倒映着他的样子。

白枭连忙要起身,神圣凯莎摆摆手,坐到白枭身边,放好茶具。

“说说吧,最近有什么烦恼?”

白枭被神圣凯莎突然的问候弄得一头雾水:“嗯?没有吧。”

凯莎微蹙眉,似有委屈:“不能和我说吗?”

“也不是。”

“白枭,你可以相信我,我永远不会伤害你,而伤害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所以跟我说实话,你是不喜天使寻吗?”

凯莎说到做到,如果白枭是不满天使寻,她可以放弃这位高阶护卫天使。

凯莎的声音似有意放柔,白枭感受到凯莎的认真与包容,心底竟有种没来由的委屈要喷涌而出。

“女王,我想过平凡的生活。”

“好,那就过。”

“可是这是不可以的吧”

凯莎看着白枭的样子,一时间心思千转百回。

“我不想公布你的身世就是不想让你有这么大的压力,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且平凡的男天使,那么没有人会对你抱以过高的期待,你可以自在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一旦被视为夜明的孩子,你的成就就不可以低于一位合格的王。”

这是凯莎第一次在白枭面前提起夜明,白枭有些紧张,毕竟夜明是凯莎心里的白月光,而他则是最不应该存在的那跟刺。

凯莎自然看出来白枭的紧张与隐隐的畏惧,这让她有些受伤,她自认为除了一百五十多年前那次意外,她再没有伤害过白枭,白枭为什么会这么畏惧她。

“白枭,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天使?”

“额,伟大”

“不要假大空,说实话,我保证不会生气。”

白枭看着凯莎,这女人的嘴能信吗?忽悠自己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真说了她一来火砍死自己咋整?不行不行不能说。

凯莎见白枭蔫了,收敛了笑意,目光坚定:“我以天使王的名义起誓,我绝不会伤害你,所以说实话吧,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白枭眨眨眼睛:“说实话真的不会挨揍吗?”

“我保证。”

“那好,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傻傻憨憨的大冤种。”白*二了吧唧*枭一本正经道。

凯莎:???什么玩意儿?

系统:嘴不会用的话其实是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的。(个_个)
特别提示: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上页 目录

下一章



play
next
close